历史

第七章相见(1 / 1)

fri oct 07 13:01:30 cst 2016

好好好,北冥皇帝高兴地与各位大臣们举杯畅饮。小姐,齐王殿下的容貌竟然还剩太子殿下一筹,但齐王是有名的冷血无情,只要有人靠近半尺,都会被冻死的。依我看,小姐,太子殿下呢虽然容貌不如齐王,但好歹也是一位太子,性格方面比齐王殿下真是好太多了,要是,小姐能当上太子妃的话小环做梦都会笑醒的,小丫头在我身旁叽叽咕咕的,桌子上的酒都快喝光了,看着小丫头发酒疯,我抬头看了下天,郁闷的翻起了白眼,最后看见一位小厮,哎,那位小兄弟,过来一下,我打着手势示意他过来,那位穿着蓝色太监服的小太监,人看起来比较憨憨的,小姐,你叫杂家过来,是有何吩咐啊,你过来把这位姑娘送到丞相府里,手伸出来,哦,小姐,我在他手里悄悄放了几个碎银子,知道了吗,知道,知道,为小姐办事是小人的福气,小太监用袖子一直擦我给他的银子,去。小太监走后,他那个鸭公嗓子真的令我的耳朵有些难以接受,原来古代太监的声音那么不男不女,嗨呀,万恶的封建制度,残害了多少无辜的男子。我继续吃着桌子上的糕点,眯着眼睛关注宴会上的风景,正当我吃着尽兴的时候,背后传来一阵声音,哟,这不是当日被太子当众退婚的丞相府大小姐吗,怎么今儿有空出来参加皇上的宴会,姐姐,你不知道,听说这丫头当日被太子殿下退婚,一时想不开跳湖自杀,最后经过太医诊断才捡回自己的小命。原来是两位年纪大约十六十七岁的姑娘,第一位模样虽没有第二位模样俏丽,但胜在皮肤白皙,但脸上的那几分不屑让第一位姑娘看起来姿色降下几分,姐姐,瞧他坐在那个偏僻的座位上,恐怕心中也是想自己也没有脸让太子殿下看上他,哼,还算这个小贱人有自知自明。第二位虽然模样俏丽,但脸上的几分狠毒和刻薄的话语让她整个脸看起来有些狰狞。破坏了自身的美感。旁边做在兰夫人身边慕容璇,瞧你们说的,我大姐久病未愈,前几天好不容易才好转过来,大姐原本与太子就有婚约,如今婚事被退,作为慕容冰夏的妹妹心里被本来就不好受,只是可怜姐姐啦,如果各位姐姐想要指责就指责慕容璇一个人,不干姐姐的事,是我慕容璇一个人的错。说着,她用手帕擦了擦自己眼泪。璇妹妹你真是菩萨心肠,明明是慕容冰夏那个贱人不要脸一直纠缠太子殿下,所以太子殿下会退这个贱人的婚约,要琴儿说呀这个太子妃就应该你来当,这个贱人要姿色没有姿色,怎么抵得上璇妹妹京城第一美女呢

说着,琴儿手握着慕容璇的手,十分亲切地交谈着,仿佛自己真的就是太子妃,露出了洋洋得意地笑容,各位姐姐,璇儿怎么有资格当这个太子妃,在璇儿看来在朝中比璇儿适合当太子妃的姑娘太多了,璇儿蒲柳之姿怎么入得太子的眼。妹妹,真是太谦虚了,周围的姑娘也开始称赞道,心理纷纷对慕容冰夏开始厌恶起来。看来,我这个妹妹真是有几分当白莲花的潜质,既然你要玩本小姐就奉陪到底。

我端起酒杯,缓缓地走到兰夫人跟前,姨娘好,冰儿如今身体刚刚病愈,其中多亏了姨娘的细心照顾,在此冰儿就谢过姨娘啦。兰夫人正跟王妃他们亲切的交谈,突然听到慕容冰夏喊她一声姨娘脸瞬间僵硬了一下,顿时扬起笑脸道,冰儿,这丫头真是有心啊,照顾你是姨娘应尽的本分,不用客气。是么,姨娘,那么多年过去,你替我娘亲辛辛苦苦大理府中上下多年,又不辞辛苦的为冰儿病情四处寻找大夫,冰儿在此感激不尽,所以用酒代替在此多谢姨娘那么多年对冰儿不是亲女胜似亲女。兰夫人眼中闪过几分狠毒,手里紧紧地拽着袖子,恶狠狠盯着慕容冰夏,若此时有把刀,她恨不得把这个小贱人碎尸万段。嘴角瞬间扬起了微笑,面对众人,瞧冰儿说的,在姐姐临终之前曾经告诫我,要妾身待你如已出,姨娘怎么会辜负姐姐临终前的嘱托呢。所以,这一点,冰儿你尽管放心好了。兰夫人温柔的对慕容冰夏道

天哪,真看不出来,没想到慕容夫人居然是丞相的妾室,就是,为我还跟他平时往来那么久,真是晦气,是的呀,看她平时与人交往落落大方,有可能还是装出来的呢,是的,她的女儿慕容璇那么说也是妾生的女儿,正是呀,这个没想到,以后再也不要见到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了,正室就是正室,这是永远也更变不了的。旁边一位四五十岁的夫人小心翼翼的说,听说这个兰夫人还是以前慕容冰夏娘亲的贴身丫鬟,就因为丞相的一次醉酒兰夫人有了孩子,最后这个女人才被丞相大人纳为妾室,搞不好就是她的计谋,让丞相上了兰夫人的当了。

周围的官家夫人都一一点头,对兰夫人由原来恭敬巴结变为了鄙视厌恶。我看着兰夫人的表情如哑巴吃黄连有苦吃不出,心里真是爽呆了,那女儿就先离开,不打扰各位夫人聊天了,兰夫人气的眼里狠狠的盯着慕容冰夏离开的背影,小贱人,今日之辱我一定会加倍还给你的。

最后经过我那么一叙旧,所有的人都知道兰夫人是妾室,慕容璇是妾室所生的,母女两个苦心营造的虚假自尊的世界破灭啦,慕容璇,好妹妹,你那么为姐姐着想,姐姐为你的送上一份大礼。

在我回到自己的餐桌时准备那一块糕点细细品尝时,周围的人群开始一阵欢呼,天哪,是国师,是的,是国师,是天泽国的神明。我一听国师,连忙抬头看了一下,没想到一抬头就被他的风姿给迷住了,低头一看。才发现我嘴里吃的糕点都掉下去,虽说我不是花痴,但第一次被一个男子的外貌给吸引了,尽管如此,我被周围的景物还是惊呆了,那人踏着白绸从天上缓缓飘下,那如梦似幻的一幕,还是再次让冰夏给震撼到了,周围全是漫天飞舞的红色花瓣,一眼望去,那人恍若仙人下凡,白色的衣摆与乌黑色的黑发,直直的向后开去,翻涌起了一道又一道深浅不一的弧度,带着金色泛着银色光芒的面具附在脸颊上,露出令世上所有少女都为之着迷的下巴,也挡不住傲然出尘的气质。周围漫天飞舞的莲花花瓣,肆意萦绕在他周身,美到极致,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缓缓下落,我突然发现人们都开始跪地参拜。

拜见国师,国师万岁,周围的大臣,奴才,甚至连上做的皇帝也来下跪,真是奇了,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周围的人们都开始参拜,就剩我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慕容复发现了,连忙连跪带爬报道我跟前,国师,恕罪啊,孽女,还不赶快跪下向国师认错,慕容复连忙拉下我,我才反应过来,瞬间跪地,低头认错。慕容复急忙向国师解释道,国师大人,小女年幼无知,前段时间落水磕坏了脑子,所以,国师大人这次就饶小女一次,因为在天泽国有了明确的规定但凡对国师不敬的,重者株连九族,地位甚至比皇帝还要高,在天泽国,国师就相等于神一般的存在,所以也无外乎慕容复急的赶紧向国师认错。孽女,赶紧向国师认错,我看了下这个国师的地位如此之高,当然不好得罪,连忙挤出几滴眼泪,跪在地上,大国师,是小女的错,小女第一次见到国师,见到国师风采出尘,才会一时没有下跪,请国师恕罪。国师缓缓地走了过来,轻轻一笑,面具下的眼眸微微眯起:慕容小姐,真是让本座刮目相看,前几日听说你落了水,差点就从鬼门关回不来了,如今见到小姐没事,本座也就放心许多。等等,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我不是原来的慕容冰夏。起来,不知者不知罪,孽女,还不赶快谢谢国师的不杀之恩,哦,没敢多想小女在这里就多谢国师的不杀之恩啦。听到国师饶恕的话语慕容复的心才缓缓落下。用手擦了擦由于紧张额头出的汗,最后连忙跪地叩首,谢谢大国师饶恕之恩。最后走之前,国师深沉的看了我一眼,我不知道那目光代表的什么意思,只觉得他既然有那么大的神通,必然知道我的来历,既然来了地方就没什么好怕的,只是现在目前我必须提高自己的实力,为将来自保做打算。

只见他缓缓地走到皇上面前,微微点点头,以示尊敬,原来上做的位置是国师,无论举办什么宴会都会有大国师的席位,而且是上上座,摆明了当今皇上对他的尊敬与爱戴。宴会继续正常举行,慕容复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也视而不见,心想慕容复这个老贼之所以会那么担心,主要是担心丞相府从此会毁于一旦,这样他的所有心血都会白费,哪里会心疼女儿,我看只会心疼丞相府会不会不保。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直播大唐:一月后穿越,观众们都疯了 大变傻子 干宋 断情绝爱后,被病娇太子撩红了脸 调戏大宋 寒门枭龙 汉葬 逍遥小帝婿 我在监狱中七进七出 人在三国:开局杀敌爆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