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四章算计(1 / 1)

wed oct 05 18:29:04 cst 2016

小姐,你没事,小环十分紧张的瞧了瞧我,用手抚摸了下我的额头,她不知这个动作让自幼便是孤儿的我,心理瞬间感到很温暖,从来没有人那么关心过我,就连我的父母恐拍也做不到如此真心的对我,从我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以为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关心过我的人之后,我以为这个人以后甚至将来再也不会出现。以至于刚才这个小丫头为了我不顾自身的安危,明明斗不过她们,还拼死拼活的护着我与她们求情,虽然我穿越了,她要保护的是这身体的主人,但如今看到她舍生护主,这份情谊深深地打动了我,所以在她即将要接下上官柳儿的巴掌之下我情不自禁动了手暗算了上官柳儿。小姐,太好了,你没事,都怪小环不好,小环没用,这下,上官小姐受伤,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小姐。说着,就哭了起来。呜呜………..好了,小环,别哭了,放心,我们有没有做错什么,他们肯定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我拍了拍小环的头安慰道。真的吗,小姐,小丫头眼圈肿的红红的,呜咽着问着。当然是真的,小姐还能骗你不成,你放心她们肯定不过来找我们的麻烦,要是敢找,小姐我也不怕他们,你放心,有小姐我在的一天就有你的静地时候,以后挺着腰杆讲话,要是碰到什么麻烦的有小姐我给你撑腰,我用了一种十分亲切的语气说着。小姐,小环好高兴呀,高兴的是小环能有几辈子能碰到像小姐那么好的主子,小环发誓以后对小姐就算当牛做马也要报大小姐的大恩。小模样由于激动显得小脸蛋红扑扑的,脸上还有几滴没擦去的泪痕,我心里不免感到几分心酸,瞧他不过十几岁的年龄,要是放在现代绝对是在爸爸妈妈身边疼爱好好学习的年龄,但由于万恶的古代奴隶制度迫害导致有些孩子年纪轻轻就被父母买到有钱的人家当奴婢,心理只有对主子的忠心耿耿和舍身忘死的奉献精神,让我不免对这个小丫头多了几分怜爱。小环,你这个傻丫头,我不对你好对谁好,我要你牢牢记着无论以后发生着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抛弃你,有我在,我会永远把你呆在我身边,知道你找到你的幸福那时我才会放你离去。小姐,小环要一辈子跟着小姐,守着小姐,哪也不走。我心里不由得摇了摇头,傻丫头,要是以后你嫁人了你还能呆在我身边吗?

将军府,哎呦哎呦,我的腿,只见上官柳儿身子窝在舒适的躺椅上,旁边的丫鬟的都在小心翼翼的为上官柳儿上药包扎着,动作轻柔把药敷在上官柳儿的腿上,哎呦,你这不要脸的贱婢,是不是想要本小姐的命,动作轻些,上官柳儿神情痛苦的哀叫了一声,双手紧紧掐着旁边女婢的手。慕容冰寒,本小姐要是不报今天的暗算之仇,定跟你姓。说着上官柳儿就开始捂着自己的腿哀嚎起来。

这边丞相府的兰亭苑,房间四角立着汉白玉的柱子,四周的墙壁全是白色的石砖雕砌而成,黄金雕成的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绽放,青色的纱帘随风荡漾,精致的雕花装饰的更是不凡,显的房间多麽的奢华。房间内有两位女人,其中穿的稍微红色衣服,年纪不过三十几岁的夫人正在坐在软绵绵的榻上,身旁是衣着浅粉色的不过十几岁姑娘,娘亲,娘亲,今天慕容冰寒那个小贱人竟敢暗算我和柳儿妹妹,娘亲你可要为璇儿做主啊,那个小贱人有娘生没娘教,明明是他出生不吉利克死了自己的娘亲,竟然在丞相府随意放肆,她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兰夫人心疼的把慕容璇的身体看了几遍,抚摸着爱女的手臂问切道,璇儿,那个小贱人没有伤到你,娘,璇儿没事,只是今天在院中和柳儿妹妹在院中游玩,遇上了那个小贱人,便无意中教训了小贱人身旁的丫鬟,起了争执,璇儿到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只是柳儿妹妹的腿被那小贱人伤到了,估计没有两三个月根本站不

起来,娘,现在那个小贱人那么放肆,要不要,说着,便向兰夫人用手势表示了一个杀人手势。兰夫人立即握住慕容璇的手,在头脑中思考一会,边小声对慕容璇的耳边说着一些悄悄话,很快母女二人对视一笑。

第二天早上,慕容冰夏在自家院子里身着白色紧身衣服在院里劈腿,伸腰,双腿盘屈在地,双手合十,慢慢呼气,吸气,双手在慢慢伸展开来,几个动作循环往复,运动的锻炼使得慕容冰夏有说不出的动人,皮肤洁白如雪,额头也出了几滴汗珠,显得原本风华绝代的脸美得不可方物。小姐,小姐不好了,小姐,小环看到在阳光的照耀下,慕容冰夏身着白色衣裙在院中做着一些令人看不懂的动作,但小环心里明白这样做肯定是对小姐有益处的,细致乌黑的头发高高的扎在脑后,洁白的皮肤犹如剥壳的鸡蛋,一双美目紧紧地闭上,微风吹过几条发丝在脸颊的边缘,侧面看显得她的脸更加柔美,神情平静祥和,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突然咚的一声响,对不起小姐,小环一时没反应过来,把东西给炸碎了,主要是小姐太美啦,小环把主要的事情忘跟小姐说了,小姐,不好啦,兰夫人和老爷过来了,小姐,老爷和夫人肯定是为了柳小姐和璇小姐的事情来的,小姐,我们赶快逃,小环十分紧张恐慌的道。我缓缓睁开眼睛,用手整理一下发丝,不用担心,本小姐刚想要找他们呢,现在既然他们主动送上门来,那本小姐就好好的会会他们,小环,你去先告诉她们,等本小姐梳洗打扮过后,自会见他们,是,小姐,小环道。

小环打过了一盆洗脸水,和梳洗用具,原来古代熟悉原来是这个样子,需要先用毛巾用水浸湿,在第二遍第三遍用水漱口,过程十分繁琐,梳洗过后,坐在铜镜面前,面前出现的鹅蛋的美人脸,面若夹桃又似瑞雪初晴,目如明珠又似春水荡漾,星眸皓齿,细长的柳眉,秀挺的瑶鼻,玉腮微微泛红,如玉指般的雪肤肤色奇美,白里透红,娇艳欲滴的唇,眉间一抹鲜艳欲滴的朱砂痣,显得容貌美得不似凡尘中人,小环,梳发的手艺倒是不错,她给我梳理了一个天仙,一根翠绿色的翡翠钗子盘起了乌黑的头发,留下两缕头发,飘扬在胸前,身穿浅紫色的衣裙,腰系着银色金边的腰带,殷桃小嘴微微上翘,近看远看都是一位美人。当我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众人都惊呆了,都心想天哪这女子是谁,是以前那位其貌不扬的小姐吗,兰夫人看到已经出落得那么亭亭玉立的慕容冰寒,心里气的咬牙切齿,小贱人,我真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你居然出落得跟你那位狐狸精娘一样,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让你阻挡璇儿的路,看向慕容冰寒的眼神多了几分厉色。慕容老爷看着慕容冰夏出落得那么亭亭玉立,心中不免浮起了一位苗条女子的身影,竟然望向慕容冰夏失了神,兰夫人知道慕容老爷想起了那个小贱种的娘,狐狸精,看向慕容冰夏恨不得吃了他才好。冰夏觉得前身的爹很奇怪,望向自己居然失了魂,肯定跟原主的娘脱不了关系,既然他对原著的娘如此念念不忘,为什么如此纵容兰夫人和府中的奴才欺凌原主,看来这背后一定大有隐情。兰夫人缓缓走到慕容老爷的身边,用温柔亲切的语言,双手抚摸在他的胸膛面前,老爷,您过来不是为妾身做主的吗,老爷,冰儿这个丫头居然趁着你不在殴打了璇儿,甚至还欺凌妾身,老爷,妾身不敢说平时要管府中的一大家子,但自从多年前冰夏丫头的娘亲去世后,妾身唯恐她自幼没有娘亲,便对冰夏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如今妾身不敢要求她对自己的娘亲那样对待妾身,但多年来不论是吃穿用行都与府中的小姐要尊贵很多,如今不知道从哪里学的武功,经对自己的妹妹暗下杀手,老爷,求你为妾身做主啊,老爷。慕容复听到,心里便对慕容冰夏多了几分厌恶,大声的呵斥,孽女,平日子里不好好跟你妹妹好好学习琴棋书画,只会去欺负弱小,你姨娘平日子里操持家务,你身为丞相府的长女不学习点要紧的东西,只知道舞刀弄枪。丞相府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望向在这里一唱一和的两位,我心中不免对原主感到悲哀,亲爹不爱。娘亲在很小的时候就杀手人寰,既然我当了这丞相府的慕容冰夏,我就会对她原先对不起他的人,让他们付出代价,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直播大唐:一月后穿越,观众们都疯了 大变傻子 干宋 断情绝爱后,被病娇太子撩红了脸 调戏大宋 寒门枭龙 汉葬 逍遥小帝婿 我在监狱中七进七出 人在三国:开局杀敌爆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