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良缘美锦》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阴狠构陷
    <!--go-->    “公主此番回去,不知何时咱们才能再次相见?”

    虽然在来之前林玦已经下定决心绝不多问,但在看到南宫懿的瞬间,还是控制不住心中的好奇。

    “这个嘛……”,安鸾顿了顿,回头看坐在一旁的南宫懿,一脸的小女儿姿态。

    “什么时候回来,主要看南宫哥哥……”

    最后这句话很轻,但不知为何,划在林玦的心头,却像是一把利剑。

    这段日子以来,关于皇帝要将漠北的公主许配给南宫懿的传言她也听了不少,这算不上新闻,可心中依旧隐隐的,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势力,就像是阴暗角落里的青苔,不断的滋生、疯长,几乎将她整个人击溃。

    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斜对面,发现南宫懿正出神的看着亭外水面,目光悠远,脸上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总是这样,让人看不透,也不愿看透别人。

    林玦收回目光,一直以来,她都有些好奇,到底是如何的女子,才能让南宫懿这样的怪人上心,直到安鸾出现……

    原来就算是怪人,也没法躲过美人关。

    “除了南宫哥哥,林姑娘和九公主你们俩是我在大业结识的唯一两位朋友,我真的很开心……”,安鸾边说,边给林玦倒了杯清茶,随后又给自己倒了杯,“二位,我以茶代酒,敬你——”

    “我出去走走。”

    南宫懿坐不住了。

    “我也出去看看。”

    林琼见状也想站起来,女子间的聊天,实在是无趣。

    “南宫哥哥——”

    见南宫懿要走,安鸾赶紧叫住他,“林姑娘这么好的人,你难道不敬她一杯?”

    阿九忍不住皱眉。

    这女人,想挑衅?

    “画眉,你去拿壶酒来……”林玦见状,微微一笑,回头对站在旁边的丫鬟吩咐。“今天这么高兴,单喝清茶,岂不是太无趣了些?”

    还未成亲,就已经是夫妻相敬如宾。一条心对外了吗?既然是一起敬她,那怎么样也得酒呀,茶怎么能尽兴?

    “不会喝别逞能。”

    南宫懿瞬间黑了脸,看着林玦,说出了今天唯一的一句话。

    “南宫将军怎么能这么说呢?”。林玦脸上的笑容无限制放大,“既然是为公主送行,肯定是酒才够诚意嘛。”

    安鸾不动声色的看着二人互动,待听到这里,才笑着说道,“没想到林姑娘也是豪爽之人,酒我一早就备好了,只不过担心姑娘不太适合,才没有拿出来……”,说着转头朝立于旁边的丫鬟吩咐。“去将我备好的酒拿来。”

    话音刚落,当下便有丫鬟上前,撤了桌面上的清茶,托着温好的酒和各式菜点上来,大大小小的摆了一桌子。

    林玦也不客气,全程无视南宫懿那黑的不能再黑的脸,推杯换盏之间,便喝的有了七八分醉意。

    这期间,阿九劝了几次,可都被她给推开了。

    因为前世的经历。其实林玦的酒量虽不能号称“千杯不醉”,但平常喝个几杯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可今天却有些奇怪,才几杯下肚,便头晕脑胀。连眼前的景物都有些模糊,难道说这漠北的女子不仅个性豪爽,连带来的酒都比较烈?

    一旁的南宫懿见林玦有些异常,便直接站起来,夺过了她手中的杯盏,“你不能再喝了。师父会担心。”

    “师父……担心?”林玦仰起头,直视南宫懿那如墨般的眼眸,眼神凝滞了好一瞬,才苦笑道,“我又没醉,爹不会担心的。”

    她是没醉,只不过胸口发闷,像是被塞满了东西。

    南宫懿愣愣的看着她,正要再劝解几句,却突然眉头一皱,随即伸手捂住了胸口。

    胸腔像是有无数把利刃划过,让他连正常的吐气都没办法做到。

    “南宫哥哥,你怎么了?”

    一直在默默观察林玦反应的安鸾见南宫懿一脸痛苦,瞬间慌了神。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她明明没有对南宫下毒,为何他倒是先林二出现了不良反应?

    “南宫懿——?”

    因“醉酒”浑身不适的林玦见南宫懿行为异常,一边开口,一边想要站起来,可还未直起身子,突然一股血腥味从胸口蔓延而上,唇齿一松,一口鲜血当场吐了出来。

    “林二!!你怎么了?!”

    坐在旁边的阿九瞬间慌了神,赶紧伸手将她搀起,在林玦的带动下,她今日也喝了点酒,但并没有什么异样。

    “别让她动——”

    南宫懿刚有点缓过来,见到林玦吐血,心下一沉,想要过去扶住她,却在下一瞬间改变主意。

    那群人这回的目标绝对是他,只有远离他,林二才能保住性命。

    *

    “南宫哥哥,我……”

    看着南宫懿因为痛苦而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安鸾既内疚又慌乱。她明明只给林二的酒水中下了药,为何连南宫懿也会中毒?

    而且,那契约夫不是说好,这药只是会令林二神志不清而已,怎么却成了中毒?

    虽然那日在御书房里,南宫懿亲口拒绝了皇帝关于赐婚的提议,她是难过,甚至还有些恨他,可若说要对他下毒手?怎么可能?就算他不愿娶她,她也从未想过要南宫懿死?

    “下了多少?”

    南宫懿绷着脸,五脏六腑不断传来的剧痛,让他每说一句话,都变得吃力无比。

    “什、什么?”

    “下了多少毒药?”

    “半、半瓶。”

    安鸾吞吞吐吐,她本来还想要掩饰一下,可在看到南宫懿那冷若寒霜眼神的瞬间,便放弃了。

    因为她在这双近乎完美的眼睛里,看到了嗜血般的杀意。这种眼神,只有在面对红毛时,才会有。

    她将这半瓶的药粉,全部混入了林二的酒水里,或者说,从一开始的清茶里。就已经混进去了。

    虽说是半瓶,可那小瓷瓶才人的食指那么长,量也没有多少吧?谁知道后劲这么大的。

    南宫懿不再说话。

    是他大意了……

    或者,也不算是大意。最终鹿死谁手还不好说。

    正在不远处梅花林里瞎晃荡的林琼听到喊声,赶紧快步走了进来,见到林玦面前满是血,南宫懿的面色也惨白的可怕,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

    今日为了避开耳目。他们出行连个护卫都没有带。就算是行动力最快的人马,赶来也需要一段时间,但林玦的样子一看就是不能等,这样想着,他便不由分说的将扶着林玦,另外一只手护着阿九,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亭外。

    就在这当口,一声冷笑传来,在亭子的四面水中,冒出了许多身着黑衣的男子。黑衣人身手敏捷,只一瞬,就全都跃进八角亭中,将亭中五人团团围住。

    南宫懿似乎早有料到这一幕,唇边意外的带着笑意,如春花秋草,阳春白雪,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传说中的鬼斩,会笑?

    转瞬之间,笑意消散无踪。

    手一挥。瞬间密集的箭雨从四面八方飞来。

    猝不及防间,不少黑衣人被射倒,剩下的还未动手,便开始四下逃窜。可惜三面环水。唯一的出路,便是跳进湖里。

    不过,跳进湖里也是死路一条,湖中早已有了埋伏,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有人跳水。便全都落进了一早布置好的网里。

    南宫懿上前,将林玦护在身后,然后看着还未反应完全的林琼,沉声道,“快走。”

    林琼瞬间反应过来,也顾不上男女之防,直接将阿九护在了怀里,然后快步的往亭外冲,如果他猜想的没错,今日的黑衣人,似乎另有目的。只要他们俩远离那个目标,保全自身应该没有问题。

    这样想着,林琼护着九公主,飞快的闪进了旁边的树林里。

    趁着箭雨的空隙,南宫懿扶着有些昏迷的林玦朝岸上走,安鸾默默的跟了上来,她一身武功,且没有中毒,保护自己的性命周全,完全没有问题。

    可刚到岸上,箭雨却突然停下,从旁边的林子里蹿出一队同样身着黑衣的人马来,一到面前,便齐齐的朝着南宫懿杀过来——

    “老大,不好了,咱们带的人遭了埋伏……”

    刘副将满脸是血,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此时一看到南宫懿,便扯着嗓子吼道。

    料到今日会有事变,南宫懿将所有的精锐部队全都留在了宫中,留在了昭阳帝的身边,而他自己,明知潜在危险,却为了不引起怀疑,只带了七八个暗卫,刚开始成果还不错,但对方人数太多,暗卫虽然武功高强,依旧败在了人数上。

    “宫中如何?”

    随手砍断一人脖颈,南宫懿回头问道。

    已经谋划了这么久,可别功亏一篑。

    “已经开始了。不过老大不用担心,很快就会结束……”

    刘副将伸手抹了把脸上的血水,挥刀朝几个冲过来的黑衣人砍去。

    厮杀与呐喊声混杂一片,刀光剑影中彰显的,仿佛是地狱阎罗的微笑,林玦靠在温暖的怀抱里,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看到的,便是这副嗜血景象。

    *

    不远处的高坡树下,契约夫看着半山腰上的动静,眼中闪烁着令人难以捉摸的神色。

    “这南宫懿也实在是太狡猾了吧,竟然事先安排了人手,不过还是主子聪明,他这一回中了如此剧毒,就算是长了翅膀,也飞不出主子您的手掌心了。”

    阿丽抬头看着自己年轻的首领。

    契约夫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没有回答,而是顺手拿起了旁边的弓箭,张弓搭箭,对着底下的某个人缓缓的拉开了弦——

    锋利的三角箭头闪着幽光,让人胆战心惊。

    *

    题外话

    文上架了,作者君心中却前所未有的忐忑,好害怕童鞋们会抛弃作者君啊……上架后,每日两更,更新字数会保持在6000+这样,明后天也会爆更,还是希望童鞋们能够支持下作者君这个小透明,如果能订阅个就更好了,就算不能订阅,那也别抛弃作者君嘛……(泪流满面状(未完待续。)<!--ove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