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生之旺妇》正文 61 结束了
    寻香站在高处,回首向出山的方向望去。。

    良久,大地震动,树木摇晃,震天的杀声从山外峰涌而近。

    接着,大地的颤动加剧,深谷里突然发出一声炸响,随后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寻香向深谷处伤感地望了一眼,缓缓下了木梯。

    沛林握着她的手,两人颔首会意,一切都按计划进行。而蹲在地上的窑工却是惊愕不已,两头传来的震杀声,规横浩大,从老爷夫人的表情看,显然他们有备而为。此时寻香的表情阴霾渐开。再看一眼那两座高耸的黑色废墟,窑工们有个错觉,连它们都是主子的棋子。

    “向外逃出的十余个人已经被埋伏在外面的官兵与我们全力击毙!官兵们正在四处搜寻漏网之鱼。”寻飞带着几十个兄弟快速回来报信。

    “为何不留活口?”寻青遗憾道。

    寻飞摇摇头,“他们怕被活捉,见我们人多势众,估计逃不出去,拼力厮杀后便吞毒自尽了。”

    寻常的江湖死士尚有这样的精神,何况他们是东洋国精心培养的细作。

    “进谷看看。”寻香淡淡地道。

    “还是留在这里合适。毕竟里面的情况不明。”寻青担忧地道。

    寻香摇摇头道:“吴妈妈,你们留在这里。飞叔带二十个人跟我入谷去。黄元跟我一路。”

    月色如练,在这个时候越发静谧,柔柔的银光披撒在万物上,浑然不觉人世间的纷争。

    快马如风,不到半刻钟,马车便到了洗泥场外五六丈处。

    “就在这里下车吧。”寻香轻声吩咐。

    寻飞放慢马速。

    前方还在剧烈震动,洗泥场一片凌乱。显然这里先前经过一阵厮杀。

    寻香爬上洗泥场边的一块大石,向深处望去,深谷处的谧院随着先前的爆炸声已经夷为平地,高空中不时有滚石落下,把那里堆出一片乱石岗来,。

    黄元和沛林跟着爬上大石,见到远处的情景,无不惊肉跳,就这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里,幽美的谧院毁了。

    可惜了那么宁美的一个院子,不只建筑精致。里面还有不少值钱的物品。黄元心惊的同时,有着深深的惋惜。

    寻香和沛林抬头向四周的高处望去,那里早在数月前。便通过官兵一次次的大搜查。一些官兵秘密地驻藏在了崖上,为今天的歼灭早就作好了准备。

    “嘣”

    西面的一处飞瀑后再次发生剧震,月色下可见那里的山崖剧烈地震动几下,石尘飞扬滚落,显然那山崖内的洞府彻底给炸塌了。

    一道人影自西而来。不少黑影从四周远离谧院的树木间飞射出来。为首的是胡振立和柳长青。

    “夫人一切顺利。”来人是寻勇,精明的眼神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精神和兴奋。

    “我们的人没有伤亡吧?”寻香长长地吐一口气,眼中掠过一抹难以察觉的忧伤。

    “在炸毁谧院前,我们的人都按照计划佯装受伤,从突然开启的几道暗门滚了出去。所以我们的人没有死亡,有几个受伤。但都无大碍。”

    “对方有多少人?”沛林微拧着眉问,虽然这场仗打胜了,可是他跟寻香一样。难以痛快。

    “对方此次出来了五十个人左右。分成三路,一路截断通往外面的路,另两路从东西两面进入,对方十分有计划,入院前没有冒进。而是派了几个人将我们的视线引向北面,因此我们正好将计就计。将一些人先从北面撤去。”

    “黄元。给受伤的兄弟治伤吧。”

    黄元下了大石,跑向后面的马车上,车上放着药箱和重要物品。

    “夫人。北面好象还有人。”一个兄弟指着北面的一处最远最大的银色瀑布惊呼。。随着他的呼声,那银色瀑布旁边有星星般的光点闪烁了两下。

    “没事。那是修嬷嬷的信号。飞叔你留在此,和黄元给受伤的兄弟包扎。我们和涛叔上去看看。胡叔带人再仔细搜查搜查。”寻香这才真正地舒一口气,修嬷嬷的暗号亮了,说明她带着仓夫人顺利地从她卧室里离开谧院。

    “我带你们抄近道上去。”寻勇一只手挟着一个人,带着寻香夫妇向北面飞射去。

    空气中萦绕着浓浓的炸药、尘石和血腥味。

    风声卷着难闻的味道擦身而过,高处的崖上不时有官兵晃动,还在警惕地防备恶贼逃跑。

    寻香深吸一口气,定下心神,不再为刺鼻的味道难受。

    就在他们离开洗泥场的同时,那化为一片乱石岗的谧院北面的一堆露在石堆外的一角废墟里,趴着一道模糊的影子。他在废墟里扒寻一阵,听到外面的种种声音,终于放弃了寻找,抬头正好看到高处闪烁的光亮。

    那上面还有人?黑影怔了怔,拉下令人滞息的面罩,思付道:“那是自己人还是寻家的人?”

    一团模糊的巨影向高处的光亮处射去,月光清晰地照着他们随风飘动的认袂。

    那上面是寻家的人?黑影心中一动,腾地一下,一身血污和泥尘地追了上去。

    寻勇一路飞掠,很快就到了那瀑布之下,轻轻着地,放下寻香和沛林,“我需再看看修嬷嬷所处的位置,。”

    就在寻勇看不清修嬷嬷的具体位置时,瀑布边高处的树木间又星光闪烁几下。

    “她们在那里。”沛林指着光芒闪烁过处。

    “啊”。突然一道黑影疾速从空中掠过,一只手掳起寻香向高处飞去。

    “香儿!”

    寻勇一只手挟着沛林疾速追去。

    高处的树影间的人似感觉到外面有不寻常的破风之势,无声无息,却有气流在剧烈震动,带着一股陌生的气息快速迫近。

    来者没有声势,可是本来随着夜风轻摇的树影突然摇晃得厉害。

    好厉害的身法!

    树影后有个三米见方的石洞,因在瀑布旁边,洞里十分潮湿。修嬷嬷不得不把跪在地上的仓夫人。拎起来藏进深处。

    “修嬷嬷!若要寻当家无事,便拿我家主人交换!”

    嘶哑的声音充满悲凉的凶悍,随着话声结束束,挟持着寻香轻轻地落到洞口处。月光透过树隙,把洞口显露了四分之一。

    原来是仓俊挟质地寻当家?修嬷嬷顾不上意外和震惊,站在黑暗处,轻喝道:“若是寻当家有事,仓夫人还活得了吗?”

    仓俊一只手圈着寻香的脖子,竟是大胆向洞里走了两米。

    “恶贼!放下我家主人!”

    寻勇和沛林随后来到,寻勇持剑步步紧逼。沛林紧张得张圆了嘴,仓俊若是手指间略一用力,便能掐断寻香的脖子。

    “哼!后面的若再敢进来。我便拧断寻当家的玉颈!反正此次我们中了寻当家的险计,行动失败,几乎全军覆,我也没什么脸面再回去!”仓俊已经两眼血红,将生死置之度外。说着手指略一用力。寻香脖子一疼,惨叫一声。

    寻勇不得不放慢脚步。

    仓俊有恃无恐,步步向洞里逼去,因怕洞中还有别人,再次威胁,“修嬷嬷给我点上烛火。让洞里明亮起来!不然我一点一点地折断寻当家的脖子。”

    说着又加了一点力,寻香疼得翻白眼,却是咬着牙。没有哼出声来。月光照在他们身上,修嬷嬷刚好看到寻香的痛苦表情,只得无奈地点上烛火放到洞里的一块石头。

    这个洞略略弯曲,洞体呈长方状,烛光一明。洞里的情况便一览无余。。仓俊看到里面洞壁下蜷着一个仆妇,心中欣喜。寻香果然没有取姐姐的性命,眼角八光扫着后面步子移动得极细极慢的寻勇和沛林,要顺利离开这里,必须将后面的人打发掉。

    “杨沛林。你们给我退出这里,到瀑布下面去!否则……”仓俊再次阴厉地威胁。

    此时寻香也看清洞里的形势,与修嬷嬷会一个眼神,没有半分慌张,却是眨眨眼睛示意修嬷嬷把握好机会。

    修嬷嬷却是有所顾忌,此时仓俊已经杀红了眼,完全有可能会因为不顺他意大施杀手。

    仓俊拖着寻香,身子微微侧转,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监视前后两面,手上再次加力,恶狠狠地瞟着寻勇,“你们不退?”

    “啊!”寻香惨叫一声,同时斜视着丈夫。

    “香儿!”寻勇和沛林本能地后退几大步,沛林紧张得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快我去瀑布下边,!”仓俊歪歪头嘶吼道。

    眼看寻勇和沛林就要退出洞外,寻香突然摸到宝戒,猛地一下从众人眼前消失。

    仓俊手中一紧,寻香已如泥鳅一般滑走,只见一片紫红的衣袂从眼前蓦然消失。

    众人瞬间惊愣。见鬼。寻香竟凭空消失了。

    “拿下仓俊!”沛林反应最快,大叫一声,将修嬷嬷和寻勇震醒过来,同时也震醒了仓俊,他见寻香遁形逃脱,只得孤注一掷,射向洞里要劫走地上的人。

    修嬷嬷挥剑阻拦,凛冽的剑势削去仓俊耳边挂垂的半边面罩。

    同时,寻勇从后面夹击而来。

    仓俊两眼血红,宝剑狂舞,以一敌二,丝毫没有惧意,不仅不慌不忙地对付着敌手,还努力向洞中迫近。

    寻香会化符水,会挪物暗藏,这时突然消失一定是念了什么符咒。沛林手执宝剑,期待的目光盯在寻香刚才消失的地方,一道紫红的身影突然出现,沛林猛地扑上前拉着她往外拖了一截,离开激战的地方有两三米远。

    修嬷嬷和寻勇见寻香平安出现,便再无挂记,手上的剑法狠狠加快,令仓俊无法再向洞里迫近。

    因为洞里狭窄,三人其实都无法全面施展开来,只是打成一团,打得洞里火石电光不断地闪,空中飞扬起浓浓的尘土。

    沛林执剑紧紧护着寻香。

    寻香向洞里看了一眼。沛林怔了怔,怕离开她,外面突然进来人。寻香摆摆手,眨眨眼睛。示意无事。沛林大眼眨动几下,心中一笑,是呀她会遁形,怕什么呢?于是向她点点头,提着剑向激战身影靠近。

    此时激战完全挡住了进洞里的路。

    “沛林你当心些。”寻香清脆的声音在洞里突然响起,令激战的人不由都分了一下神。

    “修嬷嬷。我来助你们。”沛林机灵地拿着剑向仓俊挥刺几下。

    仓俊不得不分出点力量避开。欲以最快的速度先刺中沛林,可是修嬷嬷却是把他往身后一挡,接下他的攻击,沛林趁机抱头一滚,滚进洞里。明晃晃的长剑指在洞里躺着的人脖子上,大喝一声:“仓俊投降吧。否则我一剑刺死你的主子!”

    仓俊没有理会沛林的威胁,仍是两眼血红地奋战。

    沛林用剑挑开地上的人黑色面纱。露出仓夫人白净文雅的脸来,一双清秀的眸子空洞看着激战的身影,嘴唇动了动,旋即闭上双眸,任森寒的剑光在眼前晃动。

    “既然你不怕死。那便让你们主仆一起去死吧。”剑峰缓缓移向仓夫人的喉部,锋利地一点一点刺进仓夫人雪白的肌肤里。

    为了中土国的安定,为了寻家永远的安宁,今晚仓夫人和仓俊都必须死在这里。沛林双目一闭,手上的力一点一点灌向剑里。

    仓俊不仅武功高强,先前经过激战。发现北面有人影时,正欲追去,谧院里从北面后的罩房里却突然发生爆炸。接着高空中又是大石如雨落下,只短短几个瞬间,仓大仓二和几十个兄弟没有一个逃出生天,他在废墟里扒寻了一阵,没有找到仓大仓二两个孩子。倍受打击,因此激战起。竟然能力暴增,寻勇和修嬷嬷两个一流的好手联手和他才打成平手。随着力量和战斗力的暴长,仓俊有信心打败他们,将姐姐救走。

    然而修嬷嬷和寻勇毕竟是一流的高手,他只能用苦战的形势来拖延取胜,不想寻香突然冒出来,沛林执剑偷袭,声东击西,却是滚进洞里以姐姐的性命作为要胁,。

    “反正我们兄妹俩今天不得活了!”仓俊再次暴发,手上的剑势又变强变快几分,不只极快地避开了寻勇的暗攻,还一剑将修嬷嬷的剑打飞。

    “好吧。”沛林即时睁开眼,见到仓俊越战越猛,只得狠力一刺。

    仓俊眼前有一抹血红缓缓流出。

    “姐!”仓俊如何能看到姐姐被杀于眼前,心中一疼,阵法自乱,手上的剑也舞得踉跄起来。

    原来仓俊和仓夫人是姐妹。寻香扶着洞壁,一只手按在心口上,难受得想哭,到此时,想到要杀仓夫人,心里依然作疼。

    就在仓俊突然变慢的一瞬,寻勇再次偷袭,仓俊回手还击,修嬷嬷衣袖中飞出一道暗器,快速滑进手里,却是一把可挽在手堂上的血红匕首,一道红光载着修嬷嬷全身的力量,愤力向向仓俊的背后扑去。

    “修嬷嬷!住手!”仓夫人的双眼并未闭紧,躺在地上,细微的角度刚好看到一抹凶狠的红光即将刺中仓俊的后背,终于心疼地呼叫起来。

    “他是你弟弟!”

    就在血红匕首刺到仓俊背上的同时,仓夫人的话令所有的人震惊,都停下手来。修嬷嬷往后猛地一退,虽然收回的力极大,仍有一截匕首刺进仓俊的背心,只是刺得不深,没有伤及要害,但匕首上喂了剧毒,仓俊背上一麻,手上的剑哐地一声落在地上。

    “你说什么?”仓俊知道修嬷嬷有个弟弟在马老侯爷手上,却不知是自己。这个消息实在太震惊。毒药发作极快,仓俊感觉上身已经麻木了大半,但这个消息太刺激人,一步一晃走进洞里,错愕地看着仓夫人,“我不是你弟弟?”

    仓夫人泪水缓缓滚落,眼神变得平静,半笑地看着仓俊,“孩子们是不是都死了?”

    仓俊悲怆地点点头,半跪到地上,抱头道:“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他们。”

    仓夫人摇摇头,“这是我们的命运。今夜之后便让这一切沉寂吧。”

    “不。你才是我亲姐姐。我是你拉扯大的。没有你,便没有我!”仓俊的世界里只有这个姐姐,如何能面对这个现实?猛地解开仓夫人身上的大穴,抱起地上的人,发疯一样往外走。

    寻勇和修嬷嬷的剑再次横在路上,挡着他的出去。毒药发作毒性漫延仓俊全身。他终于支撑不住,再次跪在地上。

    “一切都结束了。从此你回归你的故国吧,不必再作东洋国的鹰犬。寻家是你最好的归宿。”仓夫人侧眼看了一下寻香,目光里没有一丝怨恨,反而平静一笑,最后温情地看一眼她,抬起一只手向寻香举了举,小声道:“我们本来就不该来的。既是不该来,就让我走吧。”

    说罢嘴里一动,便咬舌自尽。鲜血从嘴角暴涌出来。仓俊只觉昏眩。

    仓夫人抬手的那一刹那,一只白光幽幽的手镯跃进寻香的视线。

    “姐姐!”寻香痛苦地抱着双臂蹲了下去。

    “姐……”仓俊无助地叫声,震得山洞抖了几下。可是毒性的麻木漫延到他的喉部,只叫了一声,他便再没力叫出声。

    “天哪!”修嬷嬷疯狂地在衣袖里乱抓,“为什么,我就没有制解药呢?”

    “水参子!”寻香从衣袖里取出两片水参子扑过来。塞进仓俊嘴里,手忙嘴乱地吩咐,“沛林抱着他,我给他扎针!”

    寻勇动作极快,蹲在地上扶起仓俊,接连锁着他身上几处穴位。撕开仓俊背上的黑衣,寻香取出随身带的银针,在伤处不断地针扎放毒血,其他书友正在看:。

    修嬷嬷跪在地上全身颤抖。“瞧我怎么亲手杀伤我找了这么多年的弟弟呀。”

    在水参子的作用下,和寻香的针灸放血治疗下,仓俊感觉五腑内脏的麻木消散许多,看到仓夫人安详的死态,再看到不断捶打自己的修嬷嬷。悲怆再次击溃了他的精神。

    “啊……”仓俊无法面对这个事实,咆哮一声。推开寻香,极快地飞冲出去。

    “抓住他!”寻勇从地上跳起来。修嬷嬷却先于他飞射出去。

    “勇叔。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寻香跪在仓夫人面前,拿出手绢,将她嘴边的血慢慢擦干净。

    “还有仓老爷没有出现,接下来怎么办?”寻勇担忧道。

    “我们已经安排好此事。跟着朝庭将会举国进行最严厉的大搜捕,这一次不搜出仓老爷,也会逼着他离开中土国的。”沛林蹲下来紧紧揽住妻子的香肩,感觉到她还在难过地颤抖。

    “我们走吧,就把仓夫人葬于此。这里地地势高,看出去眼界开阔。作为东洋细作,她能安静地葬身在这样优美的地方,已经死得可以了。”

    寻香握着仓夫人已经冰冷的手,一道白光再次跃进视线。

    沛林取下那只白玉镯子,“留下来作个纪念吧。”

    寻香痛苦地摇摇头,抬起一只手,从手臂上褪下另一只白玉镯,面色惨白得比这玉镯还白,“让它们一起作古吧。”

    寻香将一双玉镯放到仓夫人的胸上。又拿起她已经变僵的双手放到玉镯上,努力要让她的双手握着这对玉镯。

    “不!若是有一天这里被暴路,这对镯子会成为祸患!”寻勇极其谨慎,这对镯子不仅名贵,而且是仓夫人和寻香结为金兰的信物。仓夫人与寻香结拜的事,当初马家的人几乎都知。

    寻勇果断地夺过玉镯,包在一方手帕里,暗施内劲,将它们化为粉尘,同时却“咦”地一声,发出古怪,打开手帕,只见里面有一卷薄如丝翼的东西,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文字。

    “这是什么?”寻勇把那卷东西打开一看,“天王令下卷!”

    寻香和沛林同时抬起头看着他手上那能透光的一卷丝翼。

    “这世上真的有天王令?”寻勇不敢相信。

    沛林拿过一看,上面的文字古怪,极难辨认。寻香看了一眼,却识得这是明写的盲文,想起仓夫人最后向她抬手,原来是暗示她玉镯里有东声,终于明白了她最后死的心情。她不恨寻香,也不恨中土国人,而是死前觉悟,要把中土国的宝物还给中土国。

    因此,寻香的悲伤反而收敛下来。或许姐姐经过最后的觉悟,死后就不会下地狱,来世就拥有安然的人生。

    抹抹泪,站起身,勇敢地道:“把这里埋葬了,封了洞子,不要让外人发现这里打搅了姐姐。”

    “我先带你们下去。”寻勇一只手挟一个,射出洞外,落到瀑布下,然后飞回洞里,一阵拳脚剑光,洞里轰轰地响了一阵,因为瀑布声大,就是寻香夫妇在瀑下都不听不到上面的震动声。

    寻勇很快回到瀑布下面,“我们可以回去了。”

    夜空中,寻勇挟着二人在树梢间飞驶。寻香再次回头看了看高处的洞穴处,月光将那里照得格外宁美。心里升起一缕恬淡的声音,“结束了。一切不幸都结束了。愿姐姐来世作个幸福自由的女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