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2 、配合
    -

    疯玩了一天,次日麻烦就来了。

    石乙在按照他与阮洛协商定下的“上班时间”到达叶宅,刚刚步入临时被改扮成书房的会客厅,看着桌上那三摞小山丘似也的账簿,他心里就道糟了。

    如果有ex表格就好了……不,要使用那种办公软件,需要用计算机;而要使用计算机,即便自己能随身携带计算机,也没法做到随身携带恒储电池……如果想要发电,首先你得造出电机这个主硬件,紧接着要做到稳压稳流传输存储……这些个技术工程,不是眼前这个时代可以实现的,幻想莫太高,还是算了吧……

    暗暗轻叹一声,石乙收拾了心情,步入厅中。他刚坐下,拿了一册账簿翻了没几页,就见阮洛从外头进来了,又连忙起身,与其见礼。

    寒暄了几句,阮洛见石乙脸上明显带着倦容,便含笑调侃了一句:“如何?昨天赢的银子太多,昨晚顾着清点,没休息好?”

    石乙尴尬一笑,说道:“阮大哥,你猜中了开头,但没猜中结局。”

    “哦?何出此言?”阮洛闻言,脸上现出一丝好奇神色。

    “还不是她们……小弟昨夜快要点完银子的时候,那几个姨娘招呼也不打一声就闯进来了,正好看见。”石乙像是回忆起了极为不好的一段记忆,话说到一半,禁不住撇了一下嘴,“她们先是说,我要敬孝礼,得了好处不能忘了她们这群抚养我的前辈。这话的确说得我服,但是她们要的礼,实在太……太贪了,这个我不服。”

    阮洛想了想,忽然道:“莫非她们把你昨天赢的银子全部要去了?”

    “这个……这一次你猜到了结局,却没猜到经过。”石乙叹了口气。才继续说道:“她们知晓了我赢钱的经过,顿时那个眼神啊!深更半夜,一群女狼都不需要休息的,眼神快要冒绿火了。拿着我的银子,偏要跟我玩几局。可怜我昨天绞尽脑汁才从你们这儿赢回去的钱,转眼就输了个精光。”

    东风楼向来是做下午至深夜的生意,所以楼里诸人也都已养成迟睡的作息习惯,晚上还有亢奋的精神,也不足为奇。不过,在听石乙讲了他昨晚的悲苦遭遇后,有一个问题,阮洛还是挺感兴趣的。

    阮洛问道:“你的牌品不错,怎么就输尽了家当?”

    石乙苦笑道:“她们串通好了的。净要我坐庄,然后她们围起来打。后来我坚决不要坐庄,结果照样输,打配合的同伴里出了内奸,专拆我的牌让庄家赢。总之她们是打定主意让我输光。然后她们无论是坐庄赢的,还是打配合赢的,最后合起来均分了,说到底还是我输。”

    阮洛听完石乙的诉苦,脸上没有多少同情的表情,而是若有所思的沉吟片刻,然后颔首说道:“这倒是个生意经。只要她们足够团结,这种玩牌的方式,就没有输的可能了。”

    见阮洛也这么说了,石乙感觉自己的心正在流泪,叹道:“以后我要学会藏钱,一定要学。学不会就别想好好玩牌了。”

    ……

    ……

    与刺雨燕相对应的朝阳燕主要在白天活动。但乔崔的那位义兄并未因此获得什么好处,而是满手鲜血,所持利器上缠满亡灵,并且直到他死的那一刻,还在杀人……

    倘若林杉真是这么重情义的人。为什么当年自己的义兄明明已经病入膏肓,林杉还要让他出任务?是他的这个指令,间接使义兄最后力竭而死;令那个一生忠于二组的男人,在死的最后一刻,还在承受因为二组的任务而带去的痛苦!

    差一点,因为陆生,就把那些过往忘了啊!

    乔崔将投向陆生身上的目光收了回来,视线移向车透彻,林杉又不是医道中人,也拿他没办法,只能将信将疑的先听着。

    毕竟在那时候,在当世能最近最快找到的最强解毒高手,恐怕就只是廖世了。

    因而莫叶在约摸五岁那年,第一次见到那佝偻着背的丑陋老头时,会发现她那一向待人温和的师父,对这个陌生的造访者——应该还算是一位长辈——表现出了抑制不住的焦躁。

    或许是受了师父的情绪影响,还有一部分自己的情绪所致,因为这个老头儿开出的药实在太难喝了。莫叶对他也无甚好感。然而莫叶并不知道,林杉对廖世的排斥,不是因为以貌取人,而是在她出生之前。他与那老头的一段交集。

    因为廖世的那一句话,林杉带着襁褓中的莫叶隐居在邢家村,看着她日渐长大,他却时常提着心神隐感不安。他担心莫叶会不会哪一天就毒发而亡,焦虑于廖世那厮要治毒为什么不果断干脆一点。

    可廖世这位林杉几乎定性为“巫医”的解毒高手,在那年说过的话似乎真就成了现实。年幼的莫叶本来应该很容易犯些咳嗽发热的小病,这不是恶意设想,而是现实,但事实却是,莫叶一直成长到快满五岁时。都没有生过病。

    林杉因为担心潜藏在莫叶体内的那丝剧毒,可能会趁她在生病时身体变虚,而迅速反噬爆发出来,所以在生活上对莫叶管得一直很细。在廖世真正开始对莫叶施药之前的日子里,小女孩都没有什么自由时间。出院子去玩,这使得她在五岁那年居然学会了翻墙。但她成长到五岁年纪,竟连一点小病都未曾上身,林杉施加在她身上的这种牢笼式管束,也是‘功’不可没。

    但有了养孩子经验的林杉并不完全这么认为,即便他真把莫叶关在冬暖夏凉吃饱睡好的室内,也防不得大人偶有疏失。没照料好。孩子在刚开始长个子时,也容易有在睡觉时踢被子的情况,怎么可能绝对避过小病微恙?

    莫叶拥有的这种异常“强壮”的体质,令林杉开始有了另一种考虑:也许廖世所言,不但不是在敷衍他,而且还是经过认真考虑后。有所依据的一种判断。

    可是孩子会在什么时候生一场小病,以开启廖世所言的最佳施药时间呢?这又成了搁在林杉心头新的困扰。他甚至因此考虑过人为干预,但他最终又下不了手——此生,从建筑到军阵,他尝试过许多设计。但惟独对于那个女子逝去后留下的唯一血脉,他做不了任何带有伤害性质的尝试。

    有些东西,你急不来争不到,但这些东西很可能最后还是会降临在你的身上,有人称之为“福”,有人叫它“命运”。林杉一生信念秉承师门所学,讲求论证,不信天命,但如果世间真有这种玄妙存在,不相信它的人也无法改变它。

    五岁那年的莫叶,在邻居男孩无意路过时的帮助下,成功溜出了锁足数年的家园,跑到外头玩雪。回来后不久,她的身体就开始有了发热的症状。

    如果那天邢风跟着他的老父外出游猎,没有留在家里。或者莫叶刚刚爬到院墙上面,路过看到地是别的孩子,不像邢风那么老实厚道,宁肯看着她摔跤,也不愿帮她一把……那后面的事可就真的难说定了。

    如果莫叶晚个一两年才生病,廖世也会迟个一两年才来施药,五年的用药期自然也会往后延……如果这般,莫叶甚至是连带着林杉的命运,会不会也因此发生巨大改变,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近乎生离死别?

    五年前,莫叶出生以来第一次生病,廖世也终于依着他当初在林杉面前留下的话,出手施药。

    事情走到这一步,林杉总算是稍微舒了口气,并暗暗觉得惊讶:廖世此人,能为了一句话默默忍受几年的等待,这应该评价他为,人情冷漠,还是该赞他一声,稳若磐石?

    看来,走上医道极致之路的人,除了医学知识堆筑得厚实之外,信念这一道,亦磨练得堪比将帅。这,或许也是廖世凭老朽之躯,在天牢蹲了几年冤狱,最终却能苟延活到获释的一天自己大步走出来的一条关键心理素质。

    廖世用行动兑现了他说过的话,而林杉也因为此事的启发,对廖世的为人,有了新层面的认识。所以尽管药施下来,效果还在待定,但林杉对廖世的态度,已经发生很大改观。

    也是因此,才会有了在分别前,林家小宅院里。那一桌丰盛的践行酒宴。为此莫叶当时还暗暗质疑过,她也感觉到师父对那佝偻老头儿的态度,只在一两天的时间过后,就发生由冷转温的改变。但她丝毫看不出原因。

    五年前分别时,林杉送给廖世的印鉴,除了有作为答谢报酬的意思,还有保持联系的意义。林杉的印鉴可以在南昭国境内所有县级钱庄取出银钱,但与此同时,只要有人使用了这印鉴,其人取用银钱的地点和时间,林杉都可以通过钱庄日常出入账记录查询到。

    保持联系,是廖世在走之前,也主动与林杉商量好了的。主要是为了防止莫叶可能在服药期间出现不良症状,好及时找到他,依症补救。但廖世以为,林杉要做到这一点,方法有很多。最令他感觉意外的,恰好是用钱庄印鉴这种方法。当时他也差点因此,拒了林杉的赠送。

    时至如今,莫叶为期五年的服药期就快要功告圆满,廖世自然心里有数。在大风岭,看守一株传说中会长腿逃走的山参,做了数年风餐露宿的野人。廖世心里对时间的把握却是十分准确的。一则因为他每天都在盘算着那株山参还有多久,就长到了适合采收的年份,二则是他心里也记着林杉托付的事。

    其实廖世在收下林杉赠送的印鉴后,五年间,他一次也没有去钱庄动用过印鉴账上的银钱。这除了是因为廖世在隐姓埋名开了间高价药铺时稍微攒了些银子,还因为他本身不是一个喜欢奢侈享乐的人。

    他倒不是刻意节俭。只是因为在他的价值观里,只有未知性效的药材是贵重的东西。其它的,包括给人治病这条与他所学息息相关的事,他都是不太感兴趣的。

    然而他在下山后第一次用到那印鉴,才知道林杉刚刚离开了邢家村。林杉给廖世的印鉴。是具有双向追踪作用的,双印鉴如果由两人各持一份,是可以彼此查询对方的取银记录的。

    在今时的南昭,因为帝兴商道,钱庄的经营也与以前有了一些细节上的不同。林杉所持的这种具有双向追踪功能的印鉴,便属于钱庄信用凭证的改强产物。

    一般来说,普通百姓是不会办理这种手续费很高的印鉴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有办这种东西的必要。这种凭证惯常是商人爱倒腾的事物,便于商人管理日常的大量级收入与支出。而林杉办这个印鉴,则主要是为了联络一个人。

    廖世不明白的地方就在这里,如果林杉要紧追他的足迹,手底下的二组里,此类人才何其多,为什么要用外来力量,而不用他自己的人?

    而在廖世再去钱庄,查到了林杉的详细去向后,他忽然有些明白了。

    早些年,王家还在北疆戍边,为了探听北雁国的军事机密,特别组建了五小组。这五组人各自持有不同的职能,按照技研侦查刺杀谍报勘测排成五组。这几组人当中,技研一组是跟着林杉最久的。林杉带着襁褓中的莫叶离开京都时,便遥相指挥地带着这一组人。后来待林杉的隐居地定下,王炽又悄然把侦查二组也给了他。

    虽然在王炽做了皇帝后,这五组人并未表面光明的列入军方编制,但他们各自的职能以及能力,都原封不动的保留着。十来年走过,勘测五组大抵算是融入了朝廷六部中的工部,成为五组当中,唯一最早获得官方明面认可的特别机构,其他四组则直接受命于皇帝的指派。

    但是,除了第五组,其他四组又似乎都有些脱离了皇帝的控制。刺杀三组和谍报四组,很早就被皇帝交给了厉盖在管理,但好歹还算在天子的视线范围内活动。而技研一组和侦查二组就走得有些远了,将近十年没回过京都,因为不在军方编制内,只要皇帝不发特令召回,他们可以在西界边陲一直“隐身”下去。

    这便有些类似是林杉的私兵了。

    尽管没有谁这么评价过这两组人,皇帝那边也从未质疑过,但林杉返京,把这两队人全都留在了邢家村附近的隐秘驻地里,似乎已经是一种说明。如果皇帝真的有心去思考这两组人是不是存在什么改变,林杉再带着这两队人入京,或许就会因此生出一些说不清楚的问题了。

    林杉自己也不确定,即便他没有改变当年离京时的初衷,坐上龙椅的结义大哥这些年有没有改变心境。

    王家大业建成。林杉算是王家谋士集团里重要的两个角色之一,但严格说起来,他还未领过正面官衔。然而名誉上的定位虽然模糊,但他身为王朝辅臣的功劳是实实在在的。曾经共事过的诸多王家军士也绝忘不了。那么,再见王炽,林杉必须斟酌一下君臣之道。

    王家创建的特别小组,只要还没有易主,无论到了哪里,就还是王家的。林杉不带一兵一士,孑然一身,回到京都见皇帝,就是他自己琢磨出的君臣之道。

    既然手下能用的人都暂时留守原地,那么林杉要时刻清楚廖世的所在。就只能依靠钱庄印鉴。而这一点,到了今时今日,廖世才知道林杉早在五年前就在筹谋着这些。依此可见,当初他顶着通缉罪名离开京都,现在又回去。显然不只是为了带大一个身份处在尴尬位置的帝王家女,然后再把她送回去,这么目的单一。

    凭着印鉴,廖世在钱庄寻出了林杉的行踪,很自然的紧步跟随而来,因为他担有责任的病人,也被林杉带来京都。他需要对那病人做出最后诊断。然而当廖世快要迈进帝京大门时,他忽然有了一种被林杉引诱来此的感觉。不知道这算是他对潜在危险的敏感,还是一路行来的几个见闻串联在一起,让他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然而他想走已是来不及了。入京第一步,他就迎面碰上了两路人,一路来杀他。一路来救他。

    总之不论结果如何,在先看到那一路来杀他的人时,廖世就意识到,自己的行踪被人泄露了。廖世知道林杉监视自己的原因,是为了周密照顾好莫叶。提防她万一毒疾发作,能及时找到可以控制这一情况的人,所以林杉那边应该不会对自己恶意相向。那么,泄露自己行踪的人或者某个秘密机构,如果不是来自林杉的身边,那就是钱庄内部出了什么问题。

    然而,这一切的疑惑处,最后隐约都是将矛盾指向了一个人。

    侦查二组追随林杉的时间,虽然没有技研一组那么久远,但好歹也伴随在他身边将近十年,如果机密事宜有变故生,那么即便林杉已勒令他们驻留原地,他们也该派个快马信使入京提醒一声。然而二组纹丝未动,便只有一种可能,这窃密谍探的行动,连林杉都骗过了。

    二组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皇帝那边也没有这么做的必要,可见此事的全程,不但透着蹊跷,还隐隐标示着某种危险信号。

    所以,遭到杀手围堵的廖世,在被后来的那一路人救离京都后,又坚持回去。

    不出他之所料,再回内城,他没有继而碰上第二路追杀而至的凶徒,而是很快碰上几个高手,只对了一遍姓氏名称,他就被带走。才抵达京都,就遭遇多番周折,廖世第二次被人带离京都,这一次他没想着再回去找林杉了,因为他在那几个人的引领下,在城郊找到了他。

    来到位于京都北郊的白芦泊驯马场,进入驻军营地深处,廖世看见了浑身血污,气息微弱的林杉,他的心情顿时无比复杂。

    当年在邢家村告别林杉时,廖世想不到再见时,会是在这种场地里,以这样惨烈的方式……而在他刚入京都,迎面碰到杀手的那一刻,他其实也已经感觉到了一丝不妙。然而当他亲眼看见情况的确很不妙的林杉时,他还是禁不住有些手抖。

    经过廖世严广叶正名三人联手施治,总算是将一只脚已迈入鬼门关的林杉给“扯”了回来,但这三人心里都很清楚,林杉的后续疗养事宜,一点也不比救人那会儿容易。

    这三人当中,医术综合实力相对最弱的叶正名,却实是以养为治之医道中的强者。但当严广和廖世一起看向他,问询有关林杉的康复期详细安排,他却只是不停摇头,重复着五个字:“玩火者必zi焚。”>

    </br>

    </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