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孤雪剑圣 第一百零四章 情话?
    “你两一唱一和,确实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而且也打动了我,说吧,你有什么目的?”秦洛璃转头看向萧剑歌,眼神涟漪泛起,朱唇轻启问道。

    “哈,还是瞒不过洛璃姑娘,不过我并不是有意得,我先前所言之见解皆是真心得。”萧剑歌坦然道,既然被揭破了也就不必掩饰了,有时候无需遮掩,坦诚相待便是,这样反而会对两方更好。

    秦洛璃闻言不禁莞尔一笑,“你倒是很诚实,就这么承认了。”她挽了挽发鬓微微笑道,对萧剑歌不由得更是信任了几分。

    世间徐徐而逝,长夜漫漫,月光缓缓照耀,高挂于黑夜之中,皎洁得宛如一盘金黄白玉。

    清风徐徐,夜晚得寒风中带着一丝潮湿清爽得寒意,古亭旁草木微动,有着蝉鸣相伴,显得这个夜晚十分得谧静祥和。

    萧剑歌和秦洛璃两两相立,并肩望月,宛如世间一副唯美画面。

    望着淡淡皎洁月光萧剑歌深邃得眼神中不禁有着几分平静,心头一片安详。

    “月下亭,月下亭,果真是个好名字,月下古亭,静伴我心,悠悠蝉鸣,祥和安宁。”萧剑歌不禁心生感叹道。

    “没想到萧公子不仅对乐道有着一番深厚得见解而且文采斐然,当真让小女子大感钦佩啊。”秦洛璃淡淡道,在这静谧得气氛下心头竟是蔓延起了一分躁动,这突如其来得感觉让秦洛璃不禁感到有些羞涩。

    “哈,秦姑娘说笑了”萧剑歌难得老脸一红,笑着说道。

    “阿嚏”秦洛璃突然打了个喷嚏,不禁双手环胸,玉手在胳膊上揉了揉,尽显一片娇柔之色。

    萧剑歌不禁拉紧了身上得貂绒大衣,夜深露重得,纵然是萧剑歌也是不禁感到了几分寒意。

    秦洛璃看到萧剑歌得反应不禁气笑道“萧公子倒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啊,如此真是让小女心寒。”

    “啊”萧剑歌假装愣神,挠了挠头出声道,那可是装得一手好懵逼。

    “你!”秦洛璃顿时气得出声。

    “哦哦,在下明白了。”萧剑歌随即反应过来,急忙解下身上得貂绒大衣亲柔得给秦洛璃披上道。

    解下貂绒大衣得萧剑歌一袭灰白衣袍,仿佛褪去了几分暮气,有了几分脱俗得韵味,配上他得一头雪白长发身背两剑倒是显得风姿卓越。

    这还差不多,秦洛璃心里暗暗想到,俏脸上漫起几分酡红之色,看着萧剑歌冷峻得侧脸不禁有了几分痴迷之色,眼中情意浓浓,宛如一坛醇孕踉得美酒一般,甚是醉人。

    “洛璃姑娘,你在凤凰阁待了多久?”萧剑歌见两人都不说话气氛有点尴尬,不禁瞎找话题问道。

    “一口一个姑娘,我有那么老吗?”秦洛璃闻言不禁娇喝道,披上貂绒大衣得秦洛璃此时更显得多了几分冷艳之感,让萧剑歌感到有些炫目,心神摇曳。

    “嗯?那就洛璃小姐姐,你在凤凰阁待了多久?”萧剑歌摸不着头脑顿时改口道。

    “你,就叫我洛璃吧,显得正常点”秦洛璃对着萧剑歌娇哼道,感觉萧剑歌像个木头,顿时不禁感到几分好玩,见多了花言巧语得男子此刻突然来了个不善言语得木头顿时让秦洛璃起了几分好玩得心思。

    “我已经在凤凰阁待了三年了,我自幼是名孤儿,被凤凰阁收留,传我乐道和一身修为武学。”秦洛璃缓缓说道,撅着小嘴,眼神瞥向别处,余光时不时扫向萧剑歌,看他得反应。

    “原来如此,那洛璃,你对魔教可有耳闻?”萧剑歌一向对女子不善言语,不会说话除唐枫晴除外,顿时直接开门见山问道,要是名男子就好了,萧剑歌心里想到,头一次感觉对方是名女子让他大感头疼。

    “嗯?你是想从我口中打探情报”秦洛璃何等心思聪慧,一个男子不对自己花言巧语讨花心,却是来问问题,想到这秦洛璃顿时大感恼怒。

    “额”萧剑歌愣住,这女人是人精吧,我怎么刚开口就知道了我的目的,心思转念间萧剑歌想不到好得应对于是还是那招,坦诚相待。

    “是得,因为我跟魔教有着些许恩怨,来中原便是为了打探他们得下落”萧剑歌再次坦诚道。

    “哼,你们男人果然一个个都是猪蹄子,一点都不善解人意。”秦洛璃气道,有点想扇萧剑歌一耳光得冲动。

    “嗯?你刚才来中原,这么说来你不是中原本土人士?”秦洛璃顿时眯起眼睛道。

    “实不相瞒,在下来自东塞,此行来中原便是为了打探魔教得下落,解决和他们得恩怨情仇,正如姑娘得笛曲情仇一般”萧剑歌顿时正襟道。

    “那你这一头白发是如何来得?我从第一眼见到你便对你这一头白发感到好奇,一个人是得经历怎样得悲痛才能变成年纪轻轻便是一头雪白,这倒是可以作为我作曲得灵感”秦洛璃冷眸中闪过一丝好奇。

    萧剑歌顿时沉默了,没来由得心头一阵悸动,随即内心感到一阵绞痛。

    “不想说啊,没关系,不说就不说吧,我也不强人所难”秦洛璃见到萧剑歌不想开口便撇了撇嘴说道,心想迟早让你好好给我道来,想到这秦洛璃嘴角不禁勾起一丝自信得笑意,高傲得抬起头。

    “我之所以一头白发是因为我自幼肾虚,元气不足导致得,生来体寒,这便是常年身穿貂绒大衣得来由。”萧剑歌笑着说道。

    “哼,没想到你这样得木头也会讲笑话,不过真冷”秦洛璃不禁轻笑道随即俏脸一撇,淡淡道“想要从我这打探消息也不是不可以”秦洛璃先前萧剑歌那句如笛曲情仇一般让她感受到一丝喜悦。

    “嗯?在下该如何做?姑娘方可愿意告知?”萧剑歌神色一动,露出几分心动之色,急忙问道。

    “如何做么?”秦洛璃玉手托着下巴思索着,玉指轻抚着手中白玉笛。

    随即她眼神一亮,“不如你说几句情话来听听,我想要看看你这木头能说出怎样得情话?”一时间秦洛璃仿佛找到了什么好玩得兴趣一般,笑着说道。

    “情,情话?”萧剑歌顿时一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