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诸天正道》正文 第25章 无法打开的骰蛊
    “不需那么麻烦,这一局是你赢了。”

    李方话音刚落,悄悄在一旁观看的眼镜胖子沉不住气了,急忙跳出来说道。

    超赌学院里,能主持公道的就是学生会了。

    一旦让那帮人知道他输了赌局还不认账,那后果更严重。

    “谁说他赢了的?”

    吸血鬼被气晕了,连同伙的声音也听不出了,厉声喝问道。

    下一秒,他看到从人群中走出的眼镜胖子,顿时不吭声了。

    “把筹码给他,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眼镜胖子盯着吸血鬼,咬牙切齿说道。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吸血鬼已被他剐的只剩骨头架了。

    吸血鬼赶忙数够三十六枚白色筹码交给李方,灰溜溜的跑开了。

    “谢谢啊。”李方把地上掉落的十二枚筹码也捡起来,故意对眼镜胖子道。

    “不用嘲笑我了。我承认,这一次看走了眼。”眼镜胖子阴沉看着李方,皮笑肉不笑说道。

    李方笑了笑,没有反驳。

    “要不要再来一把?这一次,我陪你玩。”眼镜胖子挑衅道。

    “不用了吧。见好就收的道理,我是懂得。”李方想了想道。

    “这一次,我们不赌财富值,赌点其他东西。”眼镜胖子似乎知道李方会这么回答,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

    “什么东西我也不赌。”李方摇头,坚定说道。

    “你会赌的。因为我要和你赌的,是他的命。”眼镜胖子指着贺谷,冰冷说道,“你不赌的话,我就杀了他。你要赌的话,有一半机会能让他活下去。”

    贺谷闻言,惊慌的看向李方,脸色顿时惨白如纸。

    “他是你们的人,你想杀他就杀他,跟我有什么关系?”李方不解问道。

    “因为你是人族,他也是人族。你们人族不是最喜欢救同类吗?”眼镜胖子哼道。

    李方叹了口气,盯着眼镜胖子道:“有必要这么玩吗?”

    “呵呵,他是这里的牲畜,我想怎么处理他都行。包括杀了他。”眼镜胖子彻底卸下伪装,露出残忍的笑容说道。

    “那好吧。”李方应道,“我要更改一下赌注。我输了,把所有的筹码连带这条命给你。我赢的话,你的命给我,另外恢复贺谷的自由身。”

    “什么?”眼镜胖子和贺谷同时发出惊呼。

    “现在开始吧,一局定胜负。”李方说道。

    “你……你在开玩笑吧,我只是跟你赌他的命,没说赌我的命。”眼镜胖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李方上前,一把拎起他的领口,冷漠的说道:“赌无关紧要人的命,怎么能享受到赌博的美妙之处。要赌,当然赌自己的命。去拿你的骰蛊和骰子。”

    李方先前一掌拍散木桌,就引得了附近的人注意,大家都围了过来。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共鸣,围观者纷纷催促眼镜胖子应战。

    “哇,你这一句话说的帅呆了。”七色宝灯也赞扬道。

    “这是上一世叶轻云说的。我可想不出这么魔性的话。”李方承认道。

    要是叶轻云在这里,跟吸血鬼赌的第二局,她绝对会输掉,甚至第三局也会输掉,做出一副输红眼的赌徒形象,要求再玩三局,然后一下赢个上百万的筹码。

    李方不擅长演戏,更不喜欢输,所以赢得也不多。

    “怎么,怕了吗?机神族号称有无数条命,我只有一条命,即便这样,你都不敢跟我赌吗?”李方凑到眼镜胖子耳畔,激将道。

    “好,你想死,我就成全你。在这等着。”眼镜胖子奋力睁开李方的手,气急败坏的捡起地上的骰蛊和骰子,来到一完好的桌子边,捋了捋袖子,把骰子丢入骰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摇晃许久,砰的盖在桌子上。

    “压大还是压小?”眼镜胖子恨声问道。

    “还是大。”李方面无表情道。

    “哼哼,那我们就来看看是大还是小吧。”眼镜胖子露出嘲笑的表情,正要揭开骰蛊。

    一道明亮的刀光闪过。

    李方已取出饮血刀,一刀将骰蛊劈成两半。

    骰蛊裂开却未向两侧歪倒,仍保持着直立的状态,把饮血刀尖夹在中间。

    饮血刀也未伤到眼镜胖子的手。

    “你干什么?”眼镜胖子的手下意识缩了回去,愤怒冲李方喊道,“敢在超赌学院里动武,是要当一辈子牲畜的吗?”

    “打开骰蛊。”李方收回饮血刀,面无表情道。

    “无知的蠢货,就让你死个明白。”眼镜胖子往李方身后看了一眼,伸出大手抓住仍合并在一起的两半骰蛊。

    可在打开的瞬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大滴大滴的冷汗从额头冒了出来,握着骰蛊的大手也颤抖的停不下来。

    “打开。”李方命令道。

    眼镜胖子绝望的看了一眼李方,按在骰蛊上的手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打开。”李方又道。

    眼镜胖子下意识摇了摇头。

    “喂,打开啊。”

    “是啊。打开啊,为什么不打开?”

    围观者也发现了异常,各个不嫌事大,在一旁起哄叫道。

    眼镜胖子低着头,按在骰蛊上的手仿佛有千钧之重,他此时的动作不像是为了拿起骰蛊,更像是护住骰蛊不被别人打开。

    “不想打开的话,就告诉大家,这一局,谁赢了?”李方直接问道。

    “你……你赢了。”眼镜胖子沉默许久,沙哑着声音缓缓说道。

    他说完这句话,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浑身都被汗水浸透。

    “既然输了,那就把命奉上吧。”李方把饮血刀搁在他的脖子上,平静说道。

    “你敢?”眼镜胖子惊怒的抬起头喝道。

    他没想到,李方是真的要杀他。

    “有什么问题吗?”李方不解道。

    “这里是超赌学院,禁止使用武力伤人……副会长大人,快救救我。”眼镜胖子正说着,忽然越过李方的肩膀,朝身后的某个方向喊道。

    只见李方身后不远处,静静的站着一名身穿白袍,带着白色面具的神秘人。

    随着他一出现,附近围观的大部分人,都散开了。

    只有几个新人,仍留在一旁看热闹。

    白袍人戴的面具只有一双眼睛和一只大大的裂开的仿佛在笑的嘴巴。

    他静静的看着眼镜胖子,没有回应,就跟面具上裂开的笑容一样,让人捉摸不透。

    “我可不是动用武力,只是收回赌注而已。”李方头也不回的说道,似乎也知道了身后多了一个人。

    他手中的刀在说话的时候,不经意的一抖,把眼镜胖子的脖子划开了一条口子。

    “你……还真敢……”眼镜胖子摸着流出的血,气得浑身发抖。

    “有什么不敢的。”李方眼里露出的嘲弄神色,再次抖动的手臂,又在眼镜胖子的脖子上,划开了新口子。

    “你只不过是个蝼蚁般的人族,居然敢伤我!”眼镜胖子再也无法忍受,暴喝一声将饮血刀劈开,其力道之大,直接令饮血刀从李方的手中脱离,飞出十多米远,深深的扎入教学楼墙壁之中。

    这一刻,他仍是那么矮,那么胖,可当他的表情阴沉下来,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瞬间释放。

    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感到呼吸困难,下意识的想要远离。

    此刻的眼镜胖子,在众人眼里,宛如一只盛怒的暴走凶兽,滔天的杀意几乎凝固成实质,化作狂风在李方身周盘旋。

    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怎么,你想违反学院里禁武的规定?”这回轮到李方质问他了。

    “给老子死去。”眼镜胖子已被气的丧失理智,双眼已变成金黄色,握紧拳头,弓臂后拉。

    嗡!

    随着眼镜胖子的拳头拉伸到极致,他和李方之间的空气,仿佛被抽走,李方的双脚摩擦着地面,一点点朝他移动过去。

    这眼镜胖子其貌不扬,实力竟然远远的高于李方。

    “死吧。”当李方距离眼镜胖子不足一米的时候,眼镜胖子狞笑一声,猛然出拳。

    拳未至,狂暴的拳风已让李方的身体弓成了虾米状。

    李方没有躲,也没有抵抗,用一种嘲弄的目光注视着眼镜胖子,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眼镜胖子注意到李方的目光,怒火更盛,拳上的力道又加快了几分。

    可他的拳头,终究没有打中李方。

    因为一缕指风以更快的速度穿透了他的眉心。

    几丝电火花从额头的窟窿里冒出。

    机神族,就是一个喜欢用机械代替血肉之躯的人族分支,他们来自人族,却背叛了人族。

    为了显示高高在上的身份,往往喜欢用比诸天邪魔更残酷的手段,对付人族。

    眼镜胖子是机神族的一员,自然也对身体进行了改造。

    然而,用超合金金属打造的脑壳,没能挡得住一缕指风。

    “你已知道超赌学院禁武的规定,我又在场,就不该动武的。”李方身后,白袍人收回纤细修长的指头,叹了口气对眼镜胖子说道。

    “是他先动手的。”眼镜胖子尚未死透,保持着出拳的姿势,不甘喊道。

    “他是在收取筹码。”白袍人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