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西游里会穿越的猴》正文 第七十五章 曾在坎源做道真,生杀魔王混世心
    一日鏖战,朱焱精神疲惫,身上虽然片伤不带,心中却有百孔千疮。

    “这种日子何时是头,我还不如死去”。朱焱心中兴起一个念头。

    “不对不对,我怎能有如此丧气的想法。”朱焱摇摇头,振作精神。奈何一切都已安排好,努力也无生样。

    可那些鸟神仙忒可恶,我定要给他一个难堪。朱焱心中决定。

    他诚心静气,呼唤分身归来。

    翌日战斗,朱焱大发神威,引得天军诸将观看,画卷分身趁机施展隐身法,寻了天兵缝隙,进了坎源山。朱焱细细谋划未来。

    “大王!”谪月站在朱焱身边,欲语将说。

    “去吧!我不死,分身不死,你们也无须担心!”朱焱挥挥手。

    “西风更吹桃枝颤,花自漂流。花自漂流,香残粉退空自忧。

    燕子归时人离去,此情消休,此情消休,只与桃花说春愁。”

    谪月捏着一枝桃花,站在桃树下,悲春伤秋,似是自说自话。

    画卷分身正撅着屁股挖桃树,他听到谪月的念诵,抬头白了谪月一眼,暗道这女人啥毛病啊。

    洞府里各处都有人忙碌,那一栋栋绣楼里面,少女们进进出出,指挥小妖往外搬东西,全然一副搬家景象。

    画卷分身道:“你也快去收拾,不日就走,离了这是非场地。”

    “哼!死猴子!”谪月皱皱鼻子,把桃花往地上一扔,转身离去。

    “毛病?”画卷分身说道,而后继续撅着屁股挖树。

    朱焱挥笔泼墨,化出一个个小妖,画卷分身拿着乾坤百宝囊,把一个个山中小妖收起来。

    “大王!让我留下和你一起御敌吧!”熊力士跪在朱焱面前。

    “别给我添乱,滚蛋!”朱焱一脚踢翻熊力士。顺便把挟山超海神通中的挟山法术教给熊力士。

    “大王千秋,小的等你归来!”熊力士给朱焱磕头,投进乾坤百宝囊里。

    狼统领带着儿子,也给朱焱磕头:“大王我们去了,你要保重。”

    “嗯!”朱焱手中运笔作画,目不斜视,画出一个狼统领。他笔尖灵光,把飞沙走石神通教给狼统领。

    “大王你吃了吗?”四头猪跪在朱焱面前。

    朱焱回头,看了一眼四头猪妖妖:“你们还活着呢?”

    “大王这是什么话,我们过得好咧。”猪妖说道。

    “既然活着,就好好的活,过来我在教你们一个保命的法术!”

    朱焱手指上灵光一闪,把五行遁法分别印在四头猪妖的脑海里。

    这四头猪真是好生活,无忧无恼,不争不抢,没有财货,也无名声,是真仙也!朱焱感觉他们近道,也非常适合五行大遁这个法术。

    “大王,等你回来我们给你做菜!”四头猪给朱焱磕头,被分身收进乾坤百宝囊。

    “大王~~!”无言先哭似奔丧,不是狼狗就是羊。

    轮到羊头小妖,他趴在地上就嚎。

    “给我闭嘴,本王还没死呢!”朱焱怒吼,又道:“就算死,也不用你来嚎,死之前,我先把你的羊腰子割下来炒着吃!”

    羊头小妖闻言浑身一颤,立即收声,道:“大王,江湖险恶不行就撤。”

    朱焱抬头,上下看着羊头小妖,心道:这也是个奇葩。

    “你过来,我教你一法,看你能跑多快。”朱焱把潜渊缩地中的缩地神通教给羊头小妖,至于能理解多少,全看他造化。

    这一日,四大天王又来叫阵,朱焱剪纸一个道身出战,山中小妖呐喊,击鼓助威。

    四大天王似乎也摸到脉门,赢不了也输不了,处处诡异,那就乱战一通,鸣金收兵。

    好在这是在别人家大战,伤亡损坏的都是别人家的家当,如此多打几年,早晚耗光妖猴家当,磨平这座坎源山,自是不败而赢。

    四大天王没有负担,尽情的释放神通,与朱焱打斗。

    此时,眼前的朱焱力有不逮,四大天王也没在意,只当这猴子打的烦了,出工不出力,依旧法宝神通的向朱焱招呼。

    嗖!

    增长天王运剑仙光,突然刺穿妖猴,朱焱遭受重创,胸口有火焰腾出。

    这个朱焱开口道:“曾在坎源做道真,杀怕魔王混世心。虚山假洞真来历,纸糊道人圣火熏。”

    朱焱的道身在火中焚毁,四大天王何等实力,此时用出真实力,一眼就看破火焰中焚烧的是个纸人。

    “妖猴无状,敢戏弄我等,众兄弟与我打杀进去,灭他一洞小妖,让他知道戏耍我们的后果!”四大天王踏云杀向坎源山。

    刚一动手,他们就发现问题,这根部不是小妖,全都是假妖怪。

    四大天王打进妖猴洞府,里面早已人去楼空,那还有半个妖魔踪影。

    “怀了,教妖魔走脱,快去回报元帅!”持国天王惊声说道。

    几人登上云头,急到中营,面前李靖。

    “禀元帅,那坎源山妖去楼空,一山小妖,全都是画中之灵,出战的妖魔,也只是一道黄纸分身!”四大天王伏首禀报。

    “什么?”李靖震惊,对此难以置信。道:“我等领十万天兵,布天罗地网十八重,他是如何走脱?”

    天兵如何先不说,只说朱焱去向。

    今日四大天王来叫阵,朱焱放出一个剪纸人,自身施展隐身法,寻隙穿过重重罗网,出了重围。

    飞出万里之外,在一处荒山降落,他取出百美画卷一抖,分身跌落出来。

    “扰人清梦!”分身衣衫不整的抱怨。

    “此一去,恐再难归,天若有情放你一马,你只管寻一座无名的山,平安度日,养活这些小妖,教他们些神通,摸惹是非!”朱焱慢慢诉说。

    其实分身与他本是一心,分身所做就是他做,感同身受。此时诉说不过是排解忐忑的情绪。

    朱焱此时能跑,可它不知被谁算计,又能跑到哪里呢?不如真身前去拼搏,留个分身去做个家园,过些普通生活。

    “愿吾本尊,脚踏凌霄,光寒九州!”分身拱手一拜,收起百美画卷施展缩地神通消失在群山里。

    朱焱幽幽一叹,此去天门踏霄宫,风逆云翻心不同。本欲逍遥无高志,奈何兵围坎源惊。

    有叹道:

    兵来试我刀剑利,将来扰我日日戏。怒将棒指白玉京,今日惊弓诛天帝。

    朱焱叹息一声,被安排的日子他也过的够了,踏云直奔南天门,生死置之度外,战凌霄,且去拼一个生死。

    朱焱直奔南天门,行至高天上,见万条彩妆垂相,云霞往来生光。

    朱焱抬头看去,云中一座门户高万丈,碧玉造就琉璃栱,宝玉妆成万丈光。

    镇天元帅十余个,栋梁玉柱各一方。金甲神将一列列,银羽天兵人茫茫。一个个刀枪剑戟在手,斧钺钩叉照寒光。

    门庭里有几根托天玉柱,上面盘绕着金鳞曜日赤须龙,龙目神光,照天上天下光明。

    过门庭又有一道廊桥,廊桥后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阳凤,凤羽彩霞,投放万道霞光。

    天宫上玉楼宝殿数重重。异兽奇花不老松。

    天将仙卿无数多,玉女天妃彩云清。

    朱焱隐在垂云之下,看到南天门上高悬的照妖镜,看清里面的众将兵。他细数身上的法宝神通,今次大战,要全都用上,不管生死存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