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貂蝉宴会(修)
    清早,左将军府内,刘备正在后厅内舞弄着一杆红缨枪。//.  //继承了刘备记忆的同时,也继承了刘备一副力大无比的身躯。

    不过也仅此而已,那些战斗经验和战场冲杀的本事,也只能靠自己以后慢慢磨练了,不过幸好他上辈子家传一套枪术,有个名称唤作‘双头花枪’。

    枪杆与枪首连接处有异常茂盛红缨,枪尖藏在红缨中,挥舞起来让人分不清虚实,有枪中之贼之称,双头花枪,更是贼中之贼。

    此时关羽和张飞也一并来了,这哥俩真是和刘备关系够铁,大清早就来问好。

    “大哥,你什么时候改用枪了?”张飞一身黑衣裹着熊豹之躯,如雷霆般的声音,每次都让刘备神情一怔,配上黑如锅底的脸庞,却不愧为张阎王。

    “呵呵,昨夜又梦见神仙,传我一身枪术,说助我战场杀敌,为兄甚为不凡,就学了下来。”刘备只好开口胡诌,再次以神仙来忽悠。

    关羽一身气势含蓄待发,一根脊梁骨铁骨铮铮,威风八面,丹凤眼内仿佛有一道闪电在流动,随时可以给人雷霆一击。

    刘备前世见过关庙之中,关羽塑像,那时还没觉得什么。此时近在咫尺,才感觉到关羽一身压迫性的气势,就仿若雷神一般,威风凛凛,称一声‘关二爷’确实不为怪。

    “大哥,看你双眼红肿,昨夜可是未曾休息好。”关羽关心的问道,让刘备心中一暖,还是自家兄弟好。

    刘备打个马虎眼道:“呵呵,没什么,只是我兄弟三人,如今被困许昌,内心十分烦躁。”

    刘备这话说的也没错,上辈子虽然不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可是他也从未把命运,交给过别人。如今被困许昌,曹操是轻易不会放他走的,自己又没把握,像历史般借截击袁术之战,能让曹操派自己带兵徐州。

    好不容易穿越一回,刘备可不愿意,就这样把后大半辈子葬送了。不过他还有一句话未说,那就是昨晚刘备看了那美丽女子之后,那一丝倩影就深深烙在了内心深处。

    特别是那一回眸的绝世风情,总在脑子里挥之不去,甚至夜里做梦都梦到好几次,偏偏怕关羽起疑,也不敢询问那女子姓名,如此情况下,刘备能睡好才怪。

    关羽听此,不疑有它,就出言安慰道:“大哥也不必太过烦心,虽然目前我们虎落平阳,但是我们也可静待时机,未必不能脱困。前段时间,大哥不是已经派孙乾与简雍二位先生,去徐州暗中联络糜竺先生了吗?”

    “相信以他二人的人脉,不仅可照顾好嫂嫂,也可按照大哥的意思,给我们打造一支精兵,大哥在徐州的根基可是无人能比。”

    如今刘备新投曹操,曹军中人对刘备,虽然说不上多憎恨,但也谈不上好感。加上刘备在许昌全无根基,要想有所作为,实在难如登天,早先的刘备却是留了一支暗手。

    刘备一听,也不禁感叹之前的刘备,确实是手段高明,历史上刘备能借曹操派他出征袁绍之机,而轻易再次夺取徐州,恐怕与此不无关系,毕竟刘备可是做过徐州牧,而且民心归附,根基犹在。

    “大哥想出许昌还不容易,俺们三兄弟要走,谁难得住,哼,曹阿瞒对我们也是不安好心。”这时张飞吼道,对曹操颇有微词。

    刘备听到这一想也是,实在不行,大不了三人偷偷出城,想来以关张二人的武力,只要不惊动曹操大军围剿,应该有机会逃出去,到时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自己也许真能如历史般,干出一番大事业。

    ‘不过目前还是静待时机为妙,就这样光屁股走人,实在不甘心,不到万不得已,还是要想想别的办法.’刘备心里这样想,嘴上就道:“呵呵,三弟切勿急躁,来陪为兄练练武艺,我虽得仙人传授,但是三弟和二弟都是万人敌,具体技巧还得有劳二弟三弟啊。”

    关羽和张飞都是绝世武将,况且自己的双头花枪术,在三国到底什么水平,还不好判断,有二人指导,肯定要进步飞快。

    既然决定要搏杀一番事业,战场肯定得上,刘备可不愿意,将来的皇帝被战场一名小卒杀死,怎么也得有点自保之力才行。

    张飞和关羽听此,本来就对刘备言听计从的他们,当然是倾心指导,也算是当免费陪练了。一上午下来,刘备惊喜不已。

    凭借自己的花枪术,加上自身附体后的神力,居然能和关羽张飞,单打独斗三四十回合,而不落下风,不过到六十回合就要落败了。当然,这是二人跟他切磋,要是骑马上了战场,生死相搏就另当别论了。

    不过,刘备还是看出了双头花枪术的潜力,用关羽的话来说,他自己和张飞,现在可以算一流什么拒绝的话,于是开口道:“哪里,承蒙皇叔看起,辽不甚感激。”说实话,张辽来到许昌的日子确实不好过,自己毕竟是降将,目前由于剿灭吕布的大军才返回许昌,所以自己目前还没个职位。

    空有一身本事却不得施展,不比在吕布军中舒服多少,曹操虽然有识人只能,但是也不可能,如刘备般未卜先知。

    而且曹操最近忙着应付袁绍的威胁,和安抚刚刚平定的徐州,跟本没来及处理吕布旧部,就算是貂蝉也仅仅是匆匆安排了下,如果曹操能未卜先知张辽的能力,恐怕徐州不要了,也要先把张辽安抚好。

    说完话,张辽就坐了下来,刘备面朝东,左右做的是张辽和张飞。张飞和张辽在徐州的时候,就是老相识了,虽然之前分属敌方,但是现在几人都流落到曹操手里,感慨一番,都是不甚唏嘘,有点同病相怜的味道。

    张飞也看出了刘备看重张辽,虽然张飞性子莽撞,但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是非好歹还是分的清,况且张飞向来敬重豪杰。他见张辽不仅武艺超群,谈吐更是不凡,就更加倾心结交。

    二人最好干脆酒碗对酒碗,就豪爽的喝了起来,气氛相当热烈。不过拼起酒来,刘备也丝毫不马虎,看的不仅张辽佩服,张飞更是疑惑,什么时候大哥变的这么能喝了。

    刘备更是把上辈子,酒场划拳的招数教给二人,二人一学就会,不一会,刘备三人喝酒划拳的声音,就传遍了整个院落。开始时,只是附近几张桌案上的人侧目,最后到整个院落的人,全部都被刘备三人,喝酒划拳的声音惊到。

    “哼,也不知道哪来的山村野夫,简直无礼至极。”一声轻蔑、鄙夷的声音响起,顿时惊醒了,正在兴头上的刘备张飞和张辽三人。

    张三爷,首先火爆脾气忍不住:“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在这里聒噪。”

    而张辽此时,果毅刚硬的脸上,也是面含怒气。

    只听先前那道轻视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且是怒气勃发道:“口出狂言,满嘴狂言,实在是鄙陋之极,崔琰在此,你待怎样?”就见一个中年文士站了出来。

    张飞最忍受不了别人的侮辱,顿时就要上前动手。刘备却想起来,崔琰在历史上也算一个小小名士,仗着自己家族的势力,在曹操手下开始混的还不错,不过最后还是被曹操杀了。

    周边之人纷纷上来围观,都是指指点点:

    “也不知道哪来的莽夫,敢跟崔先生结怨,他的家族可是在许昌,乃至兖州,都是很大的势力。”

    “就是,崔先生此人瑕疵必报,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刘备此时拉住张飞,看着高傲而略带阴鸷之色的崔琰道:“呵呵,早闻崔先生大名,我这里有礼了。”

    崔琰一见刘备说话客气,还以为刘备服软了,不屑的一笑,正要开口讽刺。

    不想刘备却突然开口道:“不过,我就喜欢如此,你耐我何?可要若狗一般,上来咬我吗?如果是这样,那就快点,如果不敢,哼,那还请你一边凉快去。”

    “你..你..”崔琰被刘备一句话,差点给噎死,憋的满面通红,指着刘备说不出话来。

    张飞和张辽此时,都是痛快的不行,周边人更是张大了嘴巴,里面可以塞个鸡蛋了。

    “这是谁啊,这么嚣张?崔先生报出了名字,还敢如此,难道不要命了?”

    “我看不一定,此人既然敢如此做,想必定然有所依靠。”

    “崔家可不是好惹的,不过看这人也有几分胆气,我们还是静观其变。”

    这下人群中彻底炸开了锅,张飞此时却上去,一把提起崔琰的脖子,怒声道:“汝以为俺不敢杀你否?”再次折辱崔琰,让所有人再次大跌眼镜。

    张飞可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战将,一声气势不似关羽的凝重如山,却是奔腾如火,骇人惊神。

    可怜崔琰,先是被刘备侮辱,此时又被张飞恐吓,早已经面无人色,一脸的傲气,也变成了惶恐之色。

    正在这时,“大胆,你是何人,居然敢如此侮辱崔先生,他可是我军官吏,你侮辱他,就是不把丞相放在眼里,罪该当诛。”此时只见一名雄壮的中年人出来怒斥,宽鼻阔口,到有几分雄壮。

    刘备心想,今天多事的人还真多,就懒洋洋的开口道:“你又是从哪旮旯角里冒出来的?快快报上名来,如果我有罪,自有曹操来论断,还轮不到你来撒野,哼。”

    刘备却是触动了火气,反正自己虽然无权无势,但是名声广,官职高,还有个皇叔的身份,历史上,曹操就是顾忌刘备的名声,所以才没敢杀刘备,而是改为收服。

    不过,那名雄壮的中年人还未说话,就见他身后一个十三四岁的锦衣少年,站了出来,不温不火道:“哦,这位先生还未请教大名,居然敢不把丞相放在眼里。”

    虽然少年表面客气,但是却带着一丝问罪的语气,刘备自来许昌以来,都是很少出门,所以许多人只听过他的名声,却未见过本人,所以其他人都不认识刘备。

    刘备一惊,见这少年虽然才十四岁不到,长相也很平凡。但是一对眼睛却是额外明亮有神,天庭饱满,带着几许富贵气息,甚是不凡。不过刘备还是敏感的,捕捉到了,这少年隐藏深处的,倨傲狠戾之色。

    “呵呵,你个小屁孩牙都没长齐,还学大人说话,真是笑话。”刘备行事说话,还是带有上辈子的风格,简直是无所禁忌。

    小孩毕竟还是小孩,在怎么伪装成熟,心境上还是差了一大截,“放肆,你可知道我是谁,你居然敢跟我这样说话。”那少年当时怒斥出声。

    “朱灵在此,你居然敢侮辱公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不知到天高地厚了。”那雄壮汉子立刻开口,倒是让刘备一愣,又一个三国名将,带兵打仗甚为厉害,不过貌似人品不咋地。

    ps:第一章中提到,洛阳守将问题,由于上传出错,所以成了曹彰,实际上是于禁,我昨天已经改过了,但是,可能由于服务器延迟,所以今天章节才显示修改内容,这里给大家澄清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