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福谋》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小产
    马颖为了气田二娘,内里穿的很是单薄。

    凉风才一进去,她便打了个哆嗦。

    转了头,见是徐九,她娇嗔道:“你这是怎么了?”

    她展起皓腕,去拉徐九。

    不想,却被徐九猛地挥开。

    马颖不防,一个趔趄,险些歪倒在地。

    她撑着妆台,勉强稳住身形,道:“你发什么疯?”

    她收了笑,俏脸寒霜。

    “你说呢,”徐九脸颊肌肉抽搐,两眼通红。

    马颖缓缓起身。

    看徐九的模样,不用问,也知道,定是知道什么实情了。

    从打那时开始,马颖便知纸是包不住火的。

    担心这么久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一直提心的马颖反而不怕了。

    她淡淡的看着徐九,道:“我说什么?”

    徐九面颊用力一抽,后槽牙用力磨了磨,道:“说说你和姓杜的的勾当。”

    “没什么可说的,”马颖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无所谓。

    “你说什么?”

    一路上,徐九在心里做了无数种可能,可独独没想到马颖竟然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马颖淡淡的笑道:“怎么?很吃惊?”

    她走到衣架边,拿了披风,搭在身上。

    感觉暖和了,才道:“那时,江陵被占,我一家没着没落,你躲在徐家,连面都不敢露。”

    “我四处求助无门,要不是他从中帮手,只怕我都要被扫地出门。”

    “怎么会?”

    徐九反驳。

    马颖冷笑道:“你阿娘待我如何,你是亲眼看到的。”

    “当时,我可不是你家的妾,她完全可以十倍百倍的欺辱与我。”

    徐九紧咬着牙,道:“既如此,你跟他就是,何必还来寻我?”

    “不寻你?由得你与田二娘双宿双栖吗?”

    马颖冷笑。

    她很清楚,与杜五勾结之事已是遮掩不住。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把两人的关系摘干净。

    只要不被徐九知晓最后一步,以徐九对自己的爱慕,最多闹过一阵也就是了。

    “你,”徐九气得张开手,要打。

    马颖吓了一跳,但片刻便反应过来。

    她伸了脸,道:“你来呀,打死我,正好我也不想活了,你再把孩儿抱来,索性把我们娘俩一块弄死算了。”

    听得这话,徐九如同被烫到,手瞬时哆嗦着打不下去了。

    马颖心里暗自得意。

    她眼角含泪,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道:“我对你的心,你难道不知晓?”

    “从打进了你徐家门,我可有出去过一遭?”

    “若不是那时实在无法,我又岂会求助杜五,让他帮我去寻你?”

    徐九嘴唇动了动,脑子一片混乱。

    门外,丫鬟急忙忙奔来,没等人回禀便大声道:“郎君,不好了,娘子有些不好了。”

    “什么?”

    徐九转头来到门边。

    “怎么回事?”

    马颖从里间徐徐步出,淡淡的睨着丫鬟。

    “娘子,”丫鬟看了眼马颖松散的衣领,忙垂下眼,道:“娘子正唤郎君呢。”

    徐九一撩袍脚,大步往外行去。

    马颖拢着发丝,望了眼徐九背影,睨了那丫鬟一眼。

    丫鬟急忙转身,迈着小碎步急急去追徐九。

    小院很快安静下来。

    马颖侧头睨全城听了两人说话的小丫鬟。

    小丫鬟唬了一跳,急忙跪地。

    因着跪得急,都可以听到骨头碰到地面的声响。

    一股钻心的痛直袭痛感神经,但小丫鬟半点也不敢露,还信誓旦旦的道:“娘子放心,奴发誓,便是到死也绝不说一字。”

    马颖点了点头,转身往里行。

    里屋,锦帘起了又落。

    这就算是过去了。

    小丫鬟轻吐了口气,撑着边上的案几站起。

    待到疼痛过去,她吸着凉气缓步出去。

    此时已近正午,再过半个时辰,便是娘子用饭的时辰了。

    小丫鬟一头扎进既是茶水房又是厨下的方寸之地,再没出来。

    院子外,徐九从前院大步流星的过来。

    进了门,他直接来到马颖跟前,劈头便打了一巴掌。

    徐九含怒而发,力道不轻。

    马颖脸快速肿起,人也有些懵。

    徐九咬牙瞪她道::二娘都已忍到急处,你为何还要去逼她?”

    马颖眼前全是金星,但这并不能让她气势稍减。

    她凭着记忆撑着妆台起身,缓缓转头,对着徐九。

    “你说为何?”

    马颖道:“你可还记得早前答应过我的事?”

    “我说了,不会不管他的,”徐九强调。

    马颖呵呵的笑,眼前逐渐显出徐九强辩的面容。

    “瞧,这才多久,话就变样了。”

    她笑容渐渐收起,道:“所以,这就是我那么做的缘故。”

    “你真是不可理喻,”徐九咬牙道:“你是第一天进徐家吗?”

    “徐家的规矩你难道不知道?嫡出的子嗣有多重要?”

    “知道又如何?“

    马颖僵着脸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规矩说嫡长方能继承家业,可你现在又在做什么?”

    “你这说得是什么?”

    徐九压低了声音,喝道。

    马颖冷哼,半点也不退让的睨他。

    徐九拿她无法,转头走了。

    正院的侧间,宁氏冷着脸听嬷嬷转述马颖所为后,听得郎中出来,便请过来,道:“情况如何?”

    郎中摇了摇头,道:“夫人伤了身子,以后子息缘怕是要薄了。”

    宁氏眉头顿时打了个结。

    忍了半晌,才让桑麻带着人出去。

    待到周围安静下来,宁氏才轻叹口气。

    一旁,候着的嬷嬷低声道:“若是实在不成,不如寻个好生养的,生下来抱给夫人。”

    宁氏有些意动,她看了眼门口,低声道:“那个闵娘子如何?”

    “老实得很,”嬷嬷道:“郎君过来,她都避嫌躲去一旁。”

    宁氏看嬷嬷。

    嬷嬷意会,道:“老奴这两天便想法子探探她想法。”

    宁氏点头,道:“这事还需自愿,也别强迫了。”

    嬷嬷笑着应是。

    宁氏起身,想想又道:“这事像别让二娘知晓。”

    嬷嬷再次应声并恭送她出了院子。

    回到屋里,田二娘睁开了眼。

    嬷嬷忙来到近前,道:“夫人,可觉得那里不好?”

    田二娘没有言语,只定定的看她。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