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福谋》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杀将过去,who怕who !
    她转了头要去看,肩膀却在瞬间被人扳住。

    柳福儿大惊,急忙错步,并在同时反手以匕首斜划上去。

    那人似乎早有防备,抬臂挡开。

    来人腕力很强,只一下,就把她震得重又退了回去。

    而此时,身后之人的大手已十分熟练的摸上她脖颈。

    柳福儿头皮一阵发麻,肌肉紧张的抽搐。

    这一刻她感觉到了死亡。

    她喉咙不自觉的发出一声咕哝。

    大手一顿,力道也放松下来。

    柳福儿有些惊诧,就听身后之人道:“娘子?”

    这声音柳福儿便是化成灰也不能忘。

    她转过头,见果然是梁二,便道:“你怎么来了?”

    梁二呵笑,道:“我不放心你一个。”

    柳福儿瞪他。

    想想,天这么黑,就是瞪,他也看不到,她只好作罢。

    梁二笑意凑过来,道:“娘子,刚才没伤着你吧?”

    柳福儿揉揉还在发麻的手臂,摇头道:“先办正事。”

    梁二低应,拉了柳福儿道:“我先上。”

    “别,”柳福儿道:“我这身行头还能打打掩护。”

    梁二明了,柳福儿所说是对的,便也没有坚持,只是叮咛“有事就过来。”

    柳福儿点头,提步上行。

    梁二略躬着身体,躲在台阶处。

    待来到城墙上,一丈开外,一兵士转眼道:“怎么就你一个?其他人呢?”

    柳福儿慢悠悠的往他跟前去,同时又压了嗓子,含糊道:“郡守大方,赏了几瓮好酒让咱们兄弟乐呵乐呵,有我一个已经算是多的了。”

    言外之意便是,其他人都不会来了。

    “岂有此理,”兵士大怒,道:“大家都是兄弟,凭什么酒都让你们喝了?”

    柳福儿耸肩,往前上了两步,安抚的拍他肩头。

    兵士却不领情,他拨开柳福儿,就往城下去。

    正待下台阶,梁二如一头捷豹猛扑过来,将兵士拿住,连点声息都没出,就把人解决了。

    换上衣裳,梁二与柳福儿往沿着城墙往城门方向行去。

    一路走,一路解决,终于来到靠近城门的地界。

    柳福儿将头探出豁口,瞄了一眼,便从怀里抛出火折子,打开,抛了出去。

    细微的火点在空中翻滚,落入城墙之下的护城河里。

    梁二和柳福儿扭头就往城下去。

    几丈外有兵士瞧见,便道:“哎,什么东西掉了?”

    梁二扭脸,看了眼那兵士,道:“火折子,郡守说要给咱配碳,我提前备了点火的物什,不想没用就掉了。”

    兵士不疑有他,还呵笑道:“你小子就会想好事,那也不过就是一说。”

    梁二笑应了句,和柳福儿快步下台阶。

    才刚走一半,就听到一阵沉重的甲胄声传来。

    那是过来换值之人。

    柳福儿缩回下去的脚,落定,手微微紧了紧匕首。

    梁二脚步微顿,小声道:“别慌。”

    柳福儿低低嗯了声。

    一息不到,一队三十余人的兵士踢踏而来,走到近前还没等说话,就听梁二道:“怎滴这么晚,该不是又睡死了吧?”

    那人啐了一声,道:“齐二那狗娃子诚心想把老子的美梦搅散,我还睡什么睡。”

    梁二呵笑,道:“也该起了,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是想要老子帮你守整夜啊。”

    那人瞪眼,梁二已带着柳福儿走了。

    那人搔搔脑袋,暗忖这人声音有些陌生,话倒是说得不太客气。

    梁二和柳福儿神色自若的转到城墙错开的岔口。

    才一确定脱离开众人视线,梁二便抱着柳福儿多进去,而后转头去看。

    见兵士们都已上了石阶,他道:“得快些,那些人咱们都没处理,他们一上去就会发现。”

    柳福儿也知道,她抽出匕首,随着梁二疾步往城门跑去。

    城门处才刚换了四个守卫,眼见两人疾奔过来,便道:“可是有事。”

    柳福儿点头,做出气短无力状,招几人过来。

    梁二趁着几人不曾留意自己,从后面一刀一个,将两人断喉。

    柳福儿则将匕首插进靠自己最近那人的胸膛。

    余下一人已呆住,他想要拔刀,却手脚发软,想要叫人,嗓子却紧得发不出声音。

    柳福儿手微微一顿。

    梁二半点也不含糊,直接手起刀落。

    而后他径直跑向城门。

    柳福儿低头,看着还在抽搐着的兵士,叹了口气。

    她知道,梁二这么做是对的。

    此时他们就两人,若是因为妇人之仁,放了这人,有可能顷刻间便会招来更多的人。

    王二他们召集过来的都是些穷苦佃户,真要打起来,怕还真不是这些浪荡子的对手。

    城门传来几声木头落地的响动,柳福儿急忙赶了过去。

    来到门洞里,对上面的动静感知更清晰。

    她听到一阵疾奔过去的脚步。

    显然他们已经被发现。

    梁二正把另一块闩门卸下,见她过来,便道:“开城门。”

    柳福儿点头,与梁二一人一边,将城门打开。

    梁二立在门下大喝一声,将挑起来长桥的绳索砍断。

    长桥重重落在河的对岸,声音在旷野里远远传开。

    护城河外,官道的两旁,如风拂柳枝动。

    一早埋伏在两旁的众人,掀开伪装,跳上官道,直朝城门而来。

    与此同时,城里也响起纷迭不断的脚步声。

    梁二紧了紧手里的佩刀,叮咛道:“跟紧我。”

    柳福儿点头,把匕首放进怀里,也拔出佩刀。

    两人来到靠近城门边缘,望着从三面包抄过来的马家人。

    梁二微微错开一步,将柳福儿掩在身后。

    柳福儿心头暖暖,但还是挪了半步。

    虽然她力薄,却也想与他并肩,共同面对生死。

    兵士们围成半圆,抄着长枪,朝梁二扎去。

    梁二抡起佩刀,将十几杆长枪挑起,而后屈膝发力。

    刀刃蛮横的刮着枪杆,发出刺耳的声音,直奔兵士手指。

    眼见手指不保,兵士们皆弃枪后撤。

    梁二脚尖一挑,勾起一杆长枪,他抛下佩刀,一抖枪杆。

    顿时传来一声利利飒声。

    兵士们虽然浪荡,但也不是不识货,当下他们便知,这是遇到硬茬子了。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