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一言九鼎
    第四中心医院的院长办公室里,孙立恩站在院长办公桌前面,低着头瑟瑟发抖。而一旁跟着的徐有容和柳平川都没有接话。而刘堂春则正在努力为孙立恩辩解着。

    “宋院长,小孙他毕竟还年轻。”刘堂春的态度出奇的端正,“这次的事情,主要是我的责任比较大。没有及时对小徐和小孙进行相应的培训,光顾着高兴把人才留在了自己手里。我检讨……”

    “你检讨个屁!”宋文明显是已经生气到了极点,她指着刘堂春的鼻子破口大骂道,“没有给你检讨的时间了!从今天开始,你给老娘滚回去好好闭门思过,刘堂春,你他娘的被停职了!”

    世界上最帅气的中老年女性发起飙来果然气势不同凡响。刘堂春对自己被停职一事根本不敢有意见,可他还是在努力护着孙立恩和徐有容。“这俩孩子没做错什么,主要是因为我欠考虑……”

    孙立恩低着头,深深叹了口气。自己的行为果然还是惹出了大麻烦。虽然自从发现了状态栏后,他就隐约觉得这一天迟早会来。可孙立恩却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

    “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刘堂春在旁边使劲说着好话,而柳平川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却是为了保护徐有容不被波及的太深。见到刘堂春的样子,柳平川不仅有些动容。这个敢在自己面前大喊大叫拍桌子的家伙,竟然会有这么低声下气的时候

    柳平川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望着孙立恩,有些怒其不争的问道,“你就打算看着刘主任把所有的责任都背起来”

    孙立恩抬起头,看了一眼试图用眼神阻止自己的刘堂春,苦笑着摇头道,“刘主任,这个事儿确实和您没什么关系。”

    他望着宋文,很坦然道,“宋院长,这次的事情,主要原因是我太自大了。最近顺风顺水,整个人有些……膨胀。”也许是不太适应用这种词汇来描述自己,孙立恩显得有些尴尬,也有些无奈。“我在认为患者罹患的是h7n9型禽流感之后,觉得以目前的研究结果,这种类型的禽流感目前还不具备飞沫传播的能力。所以我就直接进了洁净室……”

    宋文一拍桌子,“少跟我避轻就重的,你的毛病可不是这个!”

    徐有容抬头安静道,“我不觉得孙医生做错了什么事情。”

    哪怕是宋文这样的角色,在碰到徐有容这种突如其来的反对意见,也会多少迟滞一下话头。“你什么意思”宋文强压怒气,从自己面前的烟盒里摸出了最后一根香烟。急诊封闭隔离五天,她也被关在了医院里面。别的问题都好解决,可宋院长现在的烟快抽完了。这就很要命了。她很没形象的把烟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又以极大的毅力把烟放了回去。

    “是我没有遵守院感规定,才导致了第一次暴露。也是因为第一次暴露之后,孙立恩作为治疗组的负责人才进入了洁净室里。”徐有容平静道,“就算要处理孙立恩,也得先处理我吧”

    “柳平川,你教出来的好学生!”宋院长一怒之下直接把自己的烟盒连同最后一根香烟一起捻成了纸团,“一个个的都要造反了是不是”

    孙立恩在洁净室里晕过去了之后,是被刘堂春和院感主任毕天华合力抱出洁净室的。小郭和胡静死死抱住了胡佳,这才没让她疯了似的冲进洁净室里。

    在刚刚架设好的缓冲区里,刘堂春确认了孙立恩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单纯的晕了过去之后稍微松了口气。

    “装到防护服里,送隔离病房。”刘堂春皱着眉头下了命令,随后他看了一眼因为奋力挣扎而头发凌乱的胡佳,“别担心,立恩没什么事情,只是累过劲了。”

    胡佳不动了,她看着孙立恩的眼神里全是担忧。似乎在担心孙立恩的安危,眼神深处又似乎隐藏着一丝怒意。刘堂春对这种表情再熟悉不过了——郑国有在惹急了肖丽蓉后,护理部肖主任就是这个表情。

    但他已经没精力去操心孙立恩未来几天可能会遇到的麻烦了。他现在还有更急迫的事情要做。

    躺在洁净室里的吴芬妹的心脏已经恢复了窦性心率。但后续的治疗必须马上跟上,否则再来一次室颤,鬼知道她还能不能活下来。刘堂春不打算浪费孙立恩用命拼回来的这次机会。他送走了孙立恩后,扭头就回了洁净室里。缓冲间架设成功之后,带来的最大改善就是p4防护服终于可以摆脱气瓶,改用供气软管了。

    考虑到患者处于重症肺炎下,室颤的原因倒是不难诊断。但难的是如何把患者安全的送到介入室去进行支架手术。而且即便在二级响应机制下,支架的费用能不能由相应机构支付仍然是个问题。

    需要刘堂春操心的问题还有很多。

    袁平安在外面等了很久,听到里面的声音似乎渐渐变小了之后,他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

    “进来!”一个冰冷冷的女声响了起来,推开门后,袁平安看到了孙立恩,以及一旁的柳平川教授。

    “柳院长……”袁平安朝着柳平川点了点头,“我来找孙立恩报到。”

    “这又是怎么回事”宋文敲了敲桌子,不容置疑道,“老柳,你给我解释一下。”

    柳平川大概解释了一下挖角袁平安的事情经过,然后试着安抚道,“小孙现在打响了名头,这对咱们医院,尤其是急诊科引进人才是个好消息。除了帕斯卡尔博士和下周就能到国内的布鲁斯博士之外,这不是也引来了小袁这种人才么”

    宋文眉头微动,似乎有些心动。她冲着袁平安问道,“你真的是冲着孙立恩,才想来我们医院任职”

    “是的。”袁平安这人没什么生活经验,但基本的察言观色还是会的。他也知道,现在最好老老实实回答问题。“孙医生在首都出差的时候,和同协急诊进行了一次简短的交流。我和朱教授都觉得孙医生的表现非常优秀……”

    “好了好了。”宋文有些疲倦的挥了挥手,她看了看一脸平静的徐有容,叹气道“又是一个被孙立恩洗了脑的。”

    “宋院长……”坐在小会客间里的院长助理一脸难色的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探头进来道,“武藤制药的小林先生已经打了第五个电话过来了……”

    “再等一会。”原本被小林丰的电话催的焦头烂额的宋文忽然不急了,“你转告小林先生,五分钟之后我就给他回电。”说完,宋文轻咳了一声,看向了一旁的孙立恩等人。

    “你们搞出来的这个烂摊子,得有人负责。”宋文的声音冷了下来,“刘堂春,你被停职了。”

    刘堂春耸了耸肩膀,似乎真的一点都不在乎,“那这段时间急诊的工作就麻烦宋院长多操心了。”

    “别以为你能逃得了。”宋文冷哼一声,“你给我滚回学院去搞教学工作,先老老实实教上一年再说。”

    刘堂春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宋文打断了。

    “孙立恩。”她瞪了一眼面前的罪魁祸首,“你的规培不用再去其他科室轮岗了。直接跟着刘堂春去好好学学!抢救室的工作暂时放下,你去急诊诊室里面接诊吧。”

    孙立恩自然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只要不开除他,只要能让他继续做医生,这些惩罚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老柳,你教出来的学生闯了祸,你也要表示表示。”宋文指了指一旁的徐有容,对着柳平川道,“既然她喜欢在急诊干活,那就让她干个够。孙立恩的治疗组你来接手,神外科里的事情,你让副主任们承担一下。”她顿了顿,继续道,“小袁当年和你还有些缘分,既然来了,那就让他进组跟着你好了。”

    柳平川急了,“我去管急诊这……这不对门路啊……”

    “周军的位置该动一动了,我觉得他当个副主任也没什么问题。”宋文答非所问的解释了一句,“正好,既然你知道自己不对路,那急诊业务上的事情你就少管。负责诊断病人就行了。”

    袁平安当然不会有什么不满,恰恰相反,能跟着柳平川学习,他还觉得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痛快。

    而徐有容几次想说话,却被柳平川连着偷偷踢了好几脚,这才把话憋了回去。

    “至于我们上次说过的那个安排……”宋文看着孙立恩,似乎想从他的眼神里找出一些不甘来,“你只要好好干,这个约定还是有效的,记住了么”

    孙立恩愣了一会,才明白过来宋文说的是还没影子的综合诊断中心诊断组长的事儿。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我……我会努力的。”

    宋文三下五除二的停职了一位急诊科副主任,提拔了一个副主任医师,顺便调整了副院长的工作内容。调整之间有平衡,有人情,还有业务上的考虑。举手投足之间,世界上最帅的中老年妇女气势展露无遗。

    “宋院长……”院长助理再次探头进来,打断了众人的谈话,但这次带来的是好消息,“疾控中心宣布结束疫区封锁,咱们的封锁可以解除了。”

    “行了,都走吧。”宋文挥了挥手,自己已经拿上了手机准备出门去买烟,“孙立恩和徐有容,给你们两个放假,休息上三天再回来。”她急匆匆的穿过了刘堂春和柳平川中间,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其他的安排就交给你们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