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三章 职业暴露
    值夜班的时间其实过的很慢。  徐有容重新回到了值班台后看起了病例。而孙立恩正在休息室里闷头打着呼噜,他确实累着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过,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四十五分,距离患者被送入第四中心医院,刚刚过去了五十分钟。

    “滴滴!滴滴!滴滴!”洁净室里的心肺监护仪忽然传来了报警声,徐有容先是一愣,随后连忙抛下了手上的材料,朝着洁净室里冲了进去。

    “怎么回事?”洁净室里,钟钰正忙碌的检查着无名氏的生命体征。徐有容推开房间走了进去,大步靠近了病床。正当她询问情况的时候,却忽然看到钟钰惊讶的脸。

    “出去!”钟钰抛下了手里的手电筒,毫不犹豫的开始推搡徐有容。“马上出去!”

    徐有容个头比钟钰要高,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尽快确定患者情况,于是干脆一转身绕过了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的钟钰,冲到了病床旁。只是一眼的功夫,她就看到了报警的原因无名氏的体温正在快速上升,目前的体温已经到了38.1c。

    “快出去!”钟钰拽住了徐有容的胳膊,“你怎么没戴口罩就进来了?!”

    徐有容这才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情,她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了口罩准备带上,而就在这时,无名氏身上的心肺监护仪又叫了起来。她的血氧饱和度正在快速下降,而她的喉咙里也发出了奇怪的“咳咳”声。

    “吸痰!”徐有容准备往后退出足够空间,以方便钟钰操作吸痰,而无名氏却突然剧烈咳嗽了起来。粉色的血水混合着痰液,从她微张的嘴里喷了出来。喷在了徐有容的白大褂上,也喷在了她的脸上。

    孙立恩被慌张的护士小郭叫了起来。

    “孙哥,孙哥快醒醒。”小郭站在地面上,轻而易举的推醒了正躺在上铺睡觉的孙立恩,“出事儿了!”

    “啊?”孙立恩睡眼惺忪的爬了起来,“怎么了?”

    小郭都快急死了,见孙立恩似乎还有些糊涂,干脆把孙立恩从上铺扯了下来,“徐医生可能被感染了。”

    “感染?”孙立恩顿时一个激灵,“什么情况?”

    徐有容正在洁净室里做着消毒工作。那些喷在徐有容脸上的粉红色液体和痰液,可能携带了大量病菌。接触到可能的传染源后,医护人员必须尽快对自己进行清洁和消毒液。利用洁净室里提供的氧化电位水,以及肥皂和酒精凝胶,徐有容很快就完成了基本的清洁工作。而钟钰则在完成了吸痰后,被徐有容直接赶出了洁净室。

    “我等会给患者抽个血,你把样本送到检验科去。”徐有容把自己身上的白大褂扔进了黄色的生物污染物垃圾袋中。扎好袋子之后朝着钟钰道,“让检验科做个凝血四项……”

    “怎么回事?”孙立恩大踏步的走了过来,他看着一脸惶急的钟钰问道,“出什么事儿了?刚才小郭叫我起来急急忙忙的,也没说清楚状况。”

    “有一个病人,呼吸困难,有重症肺炎表现,但是刚送来的时候体温不高。”钟钰深呼吸了几次,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但是刚才突然体温快速升高,已经过了38c。徐医生进来查看情况的时候……没有戴口罩。”

    “这个是我的失误。”徐有容的声音从洁净室的门里传了出来,随后她补充道,“患者刚刚出现了咳血的现象。血液溅到了我身上,我可能产生了职业暴露。”

    “叫院感的人过来。”孙立恩立刻明白了情况的严重性,说起来还要感谢院感部门不遗余力的宣传,他马上就作出了决定。“请刘主任马上到现场,让院感来的时候带两套防护服。”

    钟钰和小郭还在消化孙立恩的安排,而孙立恩则戴上了小郭拿来的n95防护口罩,确认小郭和钟钰都还戴着口罩后,推开了洁净室的门。

    红色的图案迅速布满了孙立恩的视网膜。状态栏用几乎歇斯底里的方式警告着孙立恩,被推开的洁净室大门后方,半空中几乎全都是红色的大字,“警告,高传播风险。”

    这倒是个新鲜情况。孙立恩心里苦笑了两声。徐有容好歹和自己是一个治疗组的同事,面临职业暴露的时候,最快确认安全的方法其实并不是等待专家评估,而是让自己看上一眼状态栏。只可惜这种话不能直接拿出来说,他也没打算详细解释,只是想着看一眼再决定后面该怎么处理。

    可这种行动在周围人的眼里看上去……就有些奇怪了。

    小郭伸手想去拉住孙立恩,却没想到孙立恩推开门后只是稍微一顿,随后就钻进了房间里。

    “孙哥!”小郭这下可吓坏了,患者体温38c,而且还有重症肺炎。再加上现在全市四级应急响应机制启动下,这患者理应送到二院去进行隔离治疗才对。可治疗组里徐医生暴露了不说,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孙哥居然也闷头钻了进去。这可怎么办?“你这是干啥?!”

    “瞎喊啥?”孙立恩不满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我来接手病人,你该干嘛干嘛去!”孙立恩顿了顿,音调又提高了一点,“还愣着干什么?去叫人!”

    小郭和钟钰对视一眼,相互一点头,扭头出了抢救室。小郭的块头大,适合搬些东西。因此他直接跑到了三楼院感办公室,而钟钰则站在门口,给刘堂春打了电话。

    “你跑进来干什么?”徐有容检查了一下身上,确认血迹都被洗过了,这才重新找出了一件一次性无菌服穿在了身上。已经处于暴露状态的她其实穿不穿无菌服意义都不大了,只不过现在身上衣服都湿了,外面穿件衣服,徐有容自己心里也能稍微舒服点。“这个患者有可能是细菌性重症肺炎……”

    “不是单纯的肺炎。”孙立恩瞥了一眼徐有容,目光稍微一顿后,转向了手上的检查报告。“这很可能是一例人感染禽流感病例。”

    孙立恩心里的一块巨石放下了一大半。

    徐有容头了孙立恩的举动之后,刘堂春脸黑的像是锅底一般,“孙立恩你个缺心眼的玩意!小徐暴露了,接受隔离和干预就好,你把自己也垫进去有什么用?!”

    孙立恩被刘主任叫了接近一个礼拜的“立恩”,如今突然听到刘主任叫了全名,他自然知道刘堂春气的不清。可孙立恩总不能说“我是为了看看状态栏”。他只能解释道,“患者情况不稳定,既然是我的治疗组收治的病人,那现在肯定得让我先抗啊。”

    “这里是医院!不是你当孤胆英雄的地方!”刘堂春挥起了拳头,“等你没事儿出来了,老子一定剥了你的皮……”

    “……然后填上稻草挂在医院门口。”孙立恩极其熟稔的接上了后半句,“刘主任,剥我皮的事儿一会再说。您让院感的同志们进来的时候,带一下咽拭子的工具。”

    刘堂春眉毛一挑,“你什么意思?”老刘其实也没觉得事情有多严重,他只是恼怒于孙立恩的“鲁莽”举动而已。细菌性肺炎,就算是传染,后续用点抗生素应该也就没问题了。

    “这个患者的体温已经上升到了39.2c。”孙立恩回头看了一眼监护仪上的数据,“重症肺炎;顽固性低血氧症;白细胞、血小板、中性粒细胞下降……”他顿了顿,继续道,“再考虑到二院昨天收治了一名疑似禽流感患者,我怀疑这个……无名氏也是禽流感。”u
为您推荐